恐怖广播 第八十章 不为利动!

2020-01-17 00:54:45 来源: 新余信息港

恐怖广播 第八十章 不为利动!

所谓的阴兵借道分为三种;

第一种阴兵借道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军队败亡后,因其怨气不散再加上当时的天时以及地理环境所造成的。第二种阴兵借道往往是出现在大灾难死了很多人之后,这种阴兵是指地府来拘魂的鬼差鬼将。第三种则是鬼界战争。

“艹,怎么也不该出现鬼子啊,当初淞沪抗战咱们在这里也没少死人,要出现也应该是咱的部队或者是被鬼子害死的百姓才对。”

苏白倒是不觉得有多害怕,毕竟他的经历放在这里,现在碰到鬼或者是什么灵异的事儿也能够保持着一种坦然的态度,甚至,还能够有心情去调侃一下。

“两国交战,尤其是涉及到中日两国这么大体量这么两个巨大民族的交锋,这不再是几百上千生灵的一次绞杀,更是两国国运的一次撕咬,在这种国家大势的碾压下,成百上千万在那场战争中死去的亡灵都只能被动地融为大势的一部分,化作国运的消耗和涨幅,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那段时期死了那么多人,却很少有人能变成鬼的原因了。”

“还有这个道道?”苏白笑了笑,“长知识了。”

抽出一根烟,苏白一边点上一边继续扭头看向了由反光镜,那队日本人还在走,人数估计还真不少。

“那这一队日本兵怎么回事?这可和你之前所说的不一样啊和尚。”

“阿弥陀佛,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和尚看向苏白,面带微笑。

苏白对和尚的这种微笑并不陌生,甚至很是熟悉,和尚是一个很腹黑很有城府的人,这种笑容,不了解和尚的人觉得和尚很慈祥,但是苏白清楚,这是和尚内心中有了计较的兴奋表现。

“这意味着,这一队日本兵,不是战死的,而是死于其他原因,而且那个原因,能够让他们死后化作鬼,并且在几十年之后还能够形成阴兵借道。”和尚的手放在了车窗上,“苏白,这是属于贫僧的气运。”

苏白抖了抖烟灰,“得嘞,你也开始自恋了,我去靠边停车,你先下车去跟住那队阴兵。”

“这车,你为什么还要?”和尚有些不解。

显然,和尚是清楚苏白的家境的,当初几个人在九寨沟时也是一路苏白包了花销,现在苏白居然对这辆普桑看得如此之重,有点让和尚很是意外。

“因为这辆车,是干净的。”苏白认真地说道。

“好,贫僧先下车。”这个时候红灯还没过去,和尚直接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然后绕到了车后面,应该是追着阴兵去了。

苏白等了十几秒,红灯变了绿灯,当即左转过去,然后就在人家的店铺前面把车停了下来,也不在乎人家店主会不会骂自己了,下车,直接闯红灯人行道过了马路回来。

不为别的,苏白还真担心那个猥、、琐的和尚会故意把自己给撇下,这种事儿和尚不光是做得出来,而且能做得贼溜,并且苏白可看不见那些日本兵,不跟着和尚自己根本就像是没头苍蝇一样。

不过好在那群阴兵走得路线有点奇怪,不是在走直线,哪怕前面是人群很密集的广场,他们走的是曲线,因为苏白看见和尚不停地在广场里曲线走,看起来真的像是在白费功夫。

这也不难理解,可能在那群日本兵眼里,他们所“看”见的,还是老上海的格局,并不是现在这个国际大都市的格局,在那个年代,这里可能是胡同巷子,所以他们也就在里面绕着。

苏白也不急了,默默地又点了根烟,他已经估摸着和尚应该会向自己这边走来,果不其然,两分钟后,和尚走了过来,一句话不说,从苏白身边走过去。

苏白叼着烟头,跟在和尚后面。

又穿过了一条街,到最后,苏白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中学的校门。

这个中学有年头了,算是上海如今保存得比较好的老式建筑,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使用着,今天是双休日,所以学校里的学生不是很多,除了一些来补课的学生,显得挺冷清。

“苏白,查一下这个学校的资料,具体到这个学校里的建筑物。”和尚的眼睛泛着淡淡的青光,比青光眼还严重,显然,他一点都不敢松懈,一直死死地捕捉着前面那群日本兵的动态。

苏白掏出了,把这所学校的名字输入了进入,然后进入了百度百科,不过百度百科比较简单,没什么有建设性意义的东西,苏白退出来,进入了该学校的官,官首页是某大领导来学校视察的大图片,基本上这些没什么用的宣传资料和图片充斥着大部分的版面,这也是中国大部分学校官的模样。

找啊找的,苏白终于在首页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一个链接入口,上面写着的是“XXX中学历史积淀”,点进去后,苏白看见了一些老照片,还有一篇图文,图文发表日期居然是五年前的,出自于一个老教师之手,详细介绍了这个学校的历史脉络。

苏白目光逡巡之下,抓住了“抗日战争期间”这个关键词,扫过了这段内容之后,苏白把关上,然后拍了拍前面和尚的肩膀:

“这学校以前真的和日本人有联系,当初日本人占领上海后把这里改装成了一个军医院。”

“军医院?”和尚有些皱眉,“有更具体的资料么?”

“没了,就算是去查这学校的校史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才对,因为大概没什么人真的感性趣当初这所学校被日本人拿来当军医院的具体细节用途是什么。”

“阴兵借道,不可能是没有原因的,显然,这所学校里面,还有能够触发这些阴兵的东西。”和尚沉声道。

“对了,和尚,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这些阴兵,能伤害得了人么?”

“不能,或者说,很难,阴兵和鬼魂厉鬼不一样,他们在另一个世界,或者叫在另一个时空,而且,他们比厉鬼更注重规矩。”

和尚已经带着苏白进入了校园,看门的老大爷也没管苏白跟和尚两个陌生人走进去,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报纸。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苏白环视四周,此时他跟和尚两个人已经穿过了教学楼主楼了,已经在向操场那边走了。

和尚带路来到了操场,随后停了下来,开口道:“他们在操场列队。”

苏白伸脚在操场上踩了踩,“这下面有什么东西?”

“十有八九。”和尚很认真道。

“学校翻修操场时会没发现?”苏白蹲下来,伸手在这假草皮以及周围的塑胶跑道上看了看,“成,估计还真可能没发现,这操场工程够水的。”

“你是学这专业的。”

“呵呵。”苏白笑了笑,“以后有机会给你设计一个小房子。”

和尚认真地想了想,随后又很认真地回答道:“贫僧死后肯定会烧出舍利子,会被供奉起来,嗯,阴兵开始准备回去了。”

“我们不跟着原路返回?”苏白问道。

和尚摇了摇头,“不需要,他们的来处和去处,都是虚无,只有他们的目的地,才算是真正有价值的地方。”

此时,和尚也蹲了下来,然后干脆趴了下来,把自己的耳朵贴在草皮上倾听着。

“苏白,能把这个学校买下来么?”和尚问道,问完后和尚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他倒是不知道苏白现在正在把自己的产业进行分割和转让,以苏白现在的财富,想要控股这所学校现在已经不怎么可能了,和尚想的问题是他不想等太久了,等不到一切正规手续完毕然后再正大光明的开挖,“不,今晚,我们来挖操场吧。”

“呵呵。”苏白干笑了两声,“我们拿铲子来挖?”

“阿弥陀佛,可以开一辆挖掘机过来,只要我们事先把周围的监控给处理掉,然后贫僧再在施工区域布置一个阵法,基本上问题不大了。”

“我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进故事世界了,和尚,你让我现在来陪你玩挖掘机?”

“用不了太长时间。”和尚看着苏白说道,“这是机遇,如果贫僧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埋藏着一件日本阴阳师的法器,你不心动么?”

“法器对于我来说没太大的用处,我拿到了还是得折现倒腾出去。”苏白有些意兴阑珊地准备离开。

和尚忽然面露法相庄严,严肃道:“苏白,你就算不为利动,难道不能为这里数十年前曾被杀害的同胞的哭泣声而触动么?”

“切,你当我是热血小愤青,被你鼓捣两句就嗷嗷叫?”苏白头也不回地继续往操场外走。

这时候,和尚念诵出了一段经文,

佛音浩荡,洒下了不为人所察觉的光辉,

下一刻,

自操场上各个角落,从四面八方,

都传来了凄厉无比的

哀嚎声、

惨叫声、

哭泣声,

苏白的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未完待续。)

哈尔滨市第四医院
武汉市洪山区妇幼保健院
常德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河源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唐山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