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终烈士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0:11:47 来源: 新余信息港

看到的是那河水样蠕动的一带龟崽车,红、黄、绿、白、蓝,五色斑斓,在鸡公岭下的坳地缓缓地行驶.自打猫公认识那又矮又圆滚的轿车开始,猫公就叫它为龟崽车.猫公家乡的金水河盛产乌龟和鳖.猫公是捉鳖能手.猫公熟识龟和鳖,感觉那轿车太像龟和鳖.龟崽车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灼灼喷光.操!五十年前,那龟崽车起码也省部级和军队里的师长、军长才有资格乘坐呀!而今七品芝麻的县官甚至没品的乡官也乘坐!  操!是猫公的口头禅.不论是高兴还是痛苦,他都喜欢那么操声如雷.  猫公的眼睛在晃花.猫公的老眼越来越不中用.眺不得远,也对视不了强阳光,否则就幌惚生花.于是,猫公很不情愿地从放在卵下的古铜炉上抽出那干麻死结且皴裂的茧手,磨锯齿似的搓他那双老眼.终于,又搓亮了.于是,他的视界又蠕动着缤纷璀璨的一河龟崽车,并且,发现了龟崽车的前方,七八上十条大汉扛着一个黝黑闪亮的长方型东西.操!那不是富家葬死人的漆棺吗?猫公怦然心动.越是年老,猫公就越忌讳死或与死相关联的事情.  徐徐地,殡仪队阵跃入了猫公的视界……  灵旗猎猎,纸钱飞扬,鼓锣震响,唢呐悲吞,冲天爆直剌云天,发出雷鸣般的轰响,顷刻,天上绽放出耀眼的花团.一队穿白披素的男女,逶迤棺后,参差低沉地号哭.  猫公猛丁记忆起,今天是送葬徐桂花.  大前天,有人给猫公送来吊唁信帖:县政协常委徐桂花老人不幸病逝,治丧委遵嘱决定,本月九日在鸡公鸡岭举行葬礼,请参加.  徐桂花无儿无女,哪有这么多哭叫送孝子孙?  徐桂花,八十九岁,寡妇.  五十多年前,徐桂花的男人--马家军骑兵旅旅长飞去了国外.那天夜晚,解放军发动了对马家军的围攻战.炮声隆隆.徐桂花跟随马旅长逃命到了机场.只有一架美式小座机,逃奔的人却潮涌.马旅长牛高马大,拔开人群,挤上了飞机,徐桂花娇小,尽管跟随在马旅长身后,仍被掉脱.飞机滑动,人群散开,徐桂花才得以扑机,双手扣住了飞机的玄门,只要有人拖她一把,她是应该能上飞机的,这样她后半人生就该另一番情景,十分遗憾的是,不仅没人拉她,反而一只穿皮靴的脚把她扣玄门的手蹬开了,飞机翘头上了天,徐桂花掉在草坪上,昏死过去.  徐桂花被解放军俘虏,关押几年后被释放.徐桂花无处可去,回到鸡公岭下的故乡徐家冲.  徐家冲一片荒芜,父母己亡,亲戚四散不见,村里几乎没有她认识和认识她的人.奔投无门,悲痛欲绝.她悄悄爬上亡命崖准备跳崖自尽,却不期遇而遇了正在崖上狩猎的猫公,有幸活命.猫公把徐桂花带回了家,这一住就是三十年,直到有一天,一辆龟崽车开进村,把徐桂花带走了,来人说是接她去开会,可是猫公起初不相信,徐桂花叛变革命,不是反革命,也是叛徒,能有啥子资格参加啥子会?押她去蹲大牢才有十分的道理.但是,不几天,龟崽车又把她送了回来.猫公这才相信,徐桂花确是到县城开的啥子政协会,交了好运,还当了常委.事后,村长偷偷告诉猫公,徐桂花在县城与那个逃去外国的马旅长见了面.还说马旅长在省城投资,办了大企业,是爱国华侨,马旅长每次回来,省长都接见他.猫公听了脸色苍白,浑身筛样地颤抖.操!马家军马旅长双手沾满了红军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女战士的血,是千古罪人,咋的摇身一变竟成爱国华侨啦?  徐桂花搬家了,进县城住了套房.  村长说:”那套房贼舒服,住在里面,吃喝拉撒不用出门,皇宫似的.  操!这世道翻来覆去,忽左忽右,令人百思不解,眼花缭乱哟!  猫公怀抱古铜炉,雕样蹲踞在鸡公岭的山顶上,翘首向山坳张望.去年冬天,猫公的战友和伴侣油嘴死了,就埋在了山坳.那后,不论刮风还是下雨,几乎每天,猫公都坚持去岭上呆坐眺望.据说那坳地是块风水宝地,附近村里作古了老人都送那里埋葬.  猫公十分珍爱那古铜炉,几近爱不释手.那古铜炉本是大地主肖百万的宠物.红军上井冈山,打土豪,分田地,猫公去帮红军抬肖百万的物什,他看上了那古铜炉,并悄悄捎回了家.那古铜炉是用纯铜精制而成,虽然用了上百年,至今不上绿莓,仍然油光可鉴.油嘴患喉癌,没钱抓药,急得猫公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恰在这时,一个古玩贩子来了,盯上了猫公手上的古铜炉,表示愿出二千元买那古铜炉.雪中送炭,猫公想出手,可是犹豫半晌后,他突然改变主意不卖.不是猫公嫌贩子出价低不肯脱手,而是他心有佘悸.近,猫公老梦见肖百万可兮兮地冲他乞笑,十足的讨债鬼样.肖百万害冷症,一到冬天,古铜炉不离手.人老了,没元气,就怕冷.  殡队渐入坳地隐没了.猫公站起身,鸭长脖子也一无所见.  徐桂花是猫公的姨表妹.猫公的心里对这个相貌倾城又俏皮的曾经投身革命当过红军女战士,红军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在祁连山被马家军鲸吞蚕食后她被马家军俘虏,做了马旅长的妾,后来,解放军打败马家军,她外逃不遂,又当了解放军的俘虏,关押劳改三十多年后,当上政协常委,恢复老干待遇的表妹,有着不可思议的矛盾情结.  那处造型酷似鸡公的山峰,是鸡公岭的点,由于湾坳多,加之树林茂密,如今不能一览无余.当年红军在这里驻扎,曾在山峰上设过岗哨,猫公在这里站过岗放过哨.  猫公颤颤抖抖地爬上鸡公山峰的鸡头,于是复看到殡队,还看见大汉们在往坑里沉放漆棺.  时间如水流,世道周期变,人变鬼,鬼又变人.人生在世,恰似草木一秋,是枯是荣,随季节而动,自已岂能定数?假如徐桂花早死十年,她能这么隆重地埋葬么?怕是不着漆的素棺也未必有呀!五十多年,就是埋葬军长或军团长也没有这么隆重.红军西路军五军团长董振堂在甘肃土城与马家军鏖战中牺牲了,没有埋葬,警卫员把他藏在一条早沟里.战斗太激烈,顾及不上.即使战斗不很激烈,也至多开个简短的追悼会,行个脱帽礼.黄公略是红三军的军长,牺牲在江西省吉安县白云山,也没有隆重葬仪,传说他佩戴的金表都未摘下.军长和军团长都没隆重葬仪,徐桂花凭什么隆重葬仪?难道县政协常委比军长的级别还高吗?  政协是各党各阶层各种代表的代表,徐桂花代表什么?代表变节分子?操!,难道她当年被马家军俘虏,叛变革命也是革命需要?猫公一多想就头痛.尽管有成百上千种假设,猫公还是觉得徐桂花不该享受超军长、军团长规格的葬礼.因为,不论咋说,徐桂花都是罪人,毕竟是徐桂花坐错良机,才使团政委吴富莲同志被捕身陷囹圄惨死在马家军的牢狱里,又是她泄密,使团长王泉媛同志暴露身份,从而遭受特别囚禁,无法脱身,回归革命阵营.  天边涌起一片绯红的云.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从那红云里轻盈盈地旋转飘出,像紧收翅膀的鸟样,稳稳地停落在鸡公岭下的坳地.一条羊肠小道,蜿延曲折地通向山峰.少女煞是天真美丽,在山道上兔蹦雀跃,忽沉忽浮,忒引人注目.猫公感觉她有些眼熟,睁大眼睛想看个一清二楚,可是,少女特调皮,闪身树后,再出来却是一袭红军戎装,雄赳赳气昂昂,非常天生丽质.猫公盯得眼痛眼痒,被迫眨眼,开眼再看,少女竟变色龙地穿绸披缎,宝气珠光,并骚首弄姿走碎步,一副公主模样.操!猫公正要张口骂,猛丁发现那少女正是表妹徐桂花.徐桂花从猫公眼前飘过,目不斜视,像压根儿不认识猫公这个表哥似的.操!猫公愤怒:假如我不带你去认识王团长,怕你早做了大地主肖百万的小姨太.  王团长身背驳壳枪,由里屋走出,与急匆匆进屋的猫公撞了个响怀.王团长愕然,见赤卫队队长猫公身后跟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王团长脸上立即由阴放晴且绽笑问:”这丫头仙女般标致,是你媳妇?”  “不!王团长,她叫徐桂花,是我表妹哩!”猫公说:”她是从家里逃婚出来的,回不去,请你收下她.”  听说她家要逼她嫁给肖百万傻呆儿子做妾,王团长严肃表情,悄悄走近徐桂花,举手摸了又摸徐桂花的头,突然转身进了里屋.  “桂花!”猫公欣喜若狂,一把将徐桂花悬空抱起:”王团长同意收下你呀!”  猫公熟悉王团长的为人与秉性,是爱是憎,是同意还是拒绝,就看她会不会拍你的肩摸你的头,会则喜则同意,不会则恶则拒绝.不仅如此,猫公还发现王团长在摸徐桂花的头时,眼眶湿润.猫公知道王团长是动了恻隐之心.王团长自己出身也贫穷,十三岁就做了童养媳,是红军来到井冈山,号召穷苦人闹革命,她才摆脱封建旧婚姻的桎梏,投身了革命.  猫公抱表妹徐桂花旋转,是他为王团长爽快地收下徐桂花而兴奋,同时,他也直觉这个美丽的表妹十分招人喜欢,完全没有顾及到表妹已经长大成人,更不知表妹对他已有了朦胧爱意.虽然徐桂花的爱十分幼稚与单纯,逃婚前,她一度爱上了在她家打工的雇农阿三的儿子五狗.五狗长得跟他爸样牛高马大.徐桂花天生对高大的男人有好感.只是五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徒有高大表象,其实是个鼠胆种子胆小怕事,当徐桂花向他提出私奔,他竟然躲身不见.猫公不仅身材魁武,且浑身放射出成熟男子的阳刚之美.徐桂花心颤,表哥猫公才是自已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正是这样,当猫公抱她旋转时,她不忸怩,反而伸出手臂吊住表哥的项颈呢喃而语:”放下我!放下我!”反语则是"抱紧我!抱紧我!"  这个拥抱,成了猫公日后甜蜜而颤抖的记忆.  要不是此后不久,世事发生巨大变化,猫公和徐桂花极有可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不会横空长虹出现鸿沟,给他们日后相处留下障碍.  猫公万万没想到,已经走过他眼前的徐桂花却蓦然回头,目光忧怨地冲猫公凄楚而笑,这笑不是笑,分明是女人对男人恨铁不成钢的忧怨或责备.女人都是这样,她喜欢的,就希望你勇敢走近,她讨厌的,她恨不得你滚远,干脆从人间消失.猫公毛骨悚然,他想进一步看清徐桂花脸上的表情,不早不迟,偏在这时,老眼又晃花.等他再次搓亮眼睛时,徐桂花不见了,鸡公岭上只有北风撼动巨松枝吱吱而响.  “咂咂,巨松枝挂过项羽将军的头哩!”油嘴的故事基本上就是这种开启模式,太像古章回小说的杀尾诗样,”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咂咂”成了油嘴讲故事的风格.”垓下之战,项王被刘邦打败,项王南逃,到了乌江,江边有船,可以过江,可是项王骑的那匹白驹马不肯上船,啸啸嘶鸣,项王听了,悲从心生,英雄气短,也不上船,并且抚马朝天叹曰:天负我也!刘邦军队蜂涌而至,几个功利之徒低估了项王的能耐,挥戈而来,想争割项王的头,去邀功请赏.项王目眦尽裂,雷鸣而吼,吓得那几个功利之徒魂飞魄走纷纷落马,成了项王剑下的冤鬼.项王一气杀了刘邦军上百人,精疲力竭,举剑自刎,一个骑士眼疾手快,捡拾了项王的头,策马直奔刘邦军队的大本营,跑到鸡公岭,马疲人困,骑士下马,把项王的头挂在巨松枝上,自己倒身鸡公石背呼噜大睡”  这似真似假的故事,经油嘴一润色,简直货真价实,煞有其事,且如历在目.油嘴上过私塾,断文识字,嘴唇又薄,擅长言辞,说话简直机关机连发,响个不止,加上她三爬雪山四过草地,经历特别丰富,即使再枯燥乏味的事儿,她一开口,也就生动活泼,有滋有味.  猫公是油嘴的忠实听众.油嘴那饱含情意的咂咂声,给猫公埚居偏僻山村,平乏孤寂的生活镀铬上了色彩斑斓的光环.很可能是马家军牢狱恶劣生活,埙坏了油嘴的生理,使她没了生育能力,因而无法给猫公传续血脉生育后代,不少人,甚至包括油嘴自己都觉得,猫公有权另娶.可是猫公左耳进右耳出,不为所动,仍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与油嘴相守生活,相濡以沫,相依为命,贫困清苦,无怨无悔.  只要油嘴一张口讲故事,猫公无论在干什么,都立即停顿下来,竖耳聆听.猫公没去长征,对铁索桥、雪山、草地没有感性认知.是油嘴的故事,牵引他在漫漫长征路上踟蹰而行.去年冬天,油嘴确诊患有喉癌,猫公除了上山挖排毒草药,就寸步不离地守在油嘴的病床边.油嘴十分感动;”你待我太好了,嫁给你,我不怨悔,死也瞑目,我就要赶赴黄泉了,丢下你孤苦零丁,你给我的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今生今世是报答不了,来生来世,你还要我做你媳妇么?我作牛做马也报答你,地侍候你好吗?!”油嘴就是这么情深意笃地对猫公哭泣.未能给猫公传承血脉,油嘴总觉负疚,然而猫公不亏对她,更加使她感动.油嘴在婚姻上十分矛盾;一方面,她舍不下猫公,担心猫公会另娶:另一方面,她希望猫公有后,自已不能,她也支持猫公另娶,这矛盾的情结折磨得她身心好生痛楚.  “咂咂”油嘴哨声曜曜;”西北有一座山,文称祁连山,俗叫万宝山.一九三七年春,红军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在那里受挫,损兵折将,伤亡惨重哟!红军女战士的血流遍了那儿的高塬.一千多姐妹,又年轻又漂亮,人见人爱哟!却遭遇马家军,浴血拼战,突围."”  王团长接到向西进军的电令,率团准备翻越祁连山,与总部汇合.行军到芦源口,遭到马家军骑兵旅的阻击.马旅长发现钻入他们口袋的那支红军队伍,尽是些女兵,且缺枪少弹,就吸了鸦片似地兴奋,忙下达命令:”抓活的,谁抓的谁睡.”   共 1364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生殖器结核病症的相关原因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常见病因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