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731遗址博物馆说不出的压抑

2018-10-29 12:30:51

731遗址博物馆说不出的压抑

【环球时报赴黑龙江特派刘莎】29日是“化学战受害者纪念日”,作为二战期间向中国人民发动细菌战的罪魁祸首,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从1932年至1945年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平房区建细菌工厂,秘密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其罪行令人发指、惨无人道。为见证日军当年的暴行,《环球时报》当天走访日军731遗址纪念馆,亲身体验这座摧残过众多同胞生命的“人间地狱”。

今天的日军731遗址纪念馆仍旧保存着当年的结构,一走进遗址“本部”,狭长的通道和昏暗的灯光让人觉得气氛压抑。馆内有着24年731部队研究经历的研究员金成民介绍说,为了体现真实性,对遗址只做了一些加固,没有进行任何修缮,依旧留有当年日军离开时企图摧毁的痕迹。

本部是保存相对完整的建筑,目前作为主要的历史陈列馆开放。呈一字长条形,长170米,宽13米,长而幽深的走廊往里延伸,两旁分布着指挥部和办公室。这些房间现在被改成历史陈列室,当年细菌战和毒气战的相关档案和证物在里面一一陈列。

陈列馆展出了“特别移送”档案,所谓的“特别移送”,是日军内部使用的专有名词,指的是将那些被日本宪兵队抓获的谍报人员、抗日战士“移送”到731部队。据金成民介绍,在后来的采访中,这些被害者的家属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去了那里,问起日本宪兵来,宪兵说他们被扔到了“狼狗圈”里。金成民说,年轻的被当年日军投下的毒气弹所伤的受害者当时只有二十岁。

陈列馆展出了很多731部队成员的口供,叙述他们如何培养细菌,给“马路大”(731部队对人体试验者的蔑称)们注射的罪行。展馆内还陈列有幸存中国劳工的证词和笔录,这些证据在对日诉讼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臭名昭着的冻伤实验室已经被毁了一半。当年在冻伤实验室里,日本“研究人员”将实验者的手置于零下20至30摄氏度的环境下,用小木棍敲打手指,直到听到敲打声变得清脆,就用不同温度的热水浇在实验对象的手上,以此来测试如何解冻。金研究员介绍说,其中一个“着名发现”、如今还被广泛应用的,就是解冻的温度是37摄氏度。

除了建立各种实验室、“研究中心”和监狱,731军事区还配有士兵和专家宿舍,一些在日本国内取得医学博士学位的人举家搬迁至此,因为“不会有其他军医,有这样充足的资源做实验。”

在陈列馆里,有一个宪兵队成员用来供奉的香炉,据金成民介绍,这是因为每一天,在这么多活人被活活折磨死去之后,宪兵还会为死去的人祈祷,“感谢”受害者们为细菌战研究所做的“贡献”。

然而,日本政府迄今没有正式承认731部队在二战期间对战俘展开过细菌和生物实验。去年11月,东京高级法院驳回两个中国毒气受害者的诉求,理由是当年的行为“无法预估后果”,原告“关于“如果日本政府及时采取措施即可防止受害事件发生的必然性”说法不成立。不禁要问,难道这样悲惨的遭遇只能归结于“坏运气”么?

原标题: 731遗址博物馆说不出的压抑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刘莎

萬城聚豪
割纸刀
美联联邦生活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