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读懂自己的大脑

2018-12-03 16:11:29

读懂自己的大脑

《我即我脑》,[荷]迪克·斯瓦伯着,王奕瑶、陈琰璟、包爱民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出版

“出版不到5个月,其销量就突破了13万册,而今几乎是每100个荷兰人中就有一个人手中拥有一本。希望在中国出版后也能如此,让更多人通过它读懂自己的大脑。”被人尊称为“下丘脑研究教父”的荷兰着名脑科学家迪克·斯瓦伯说。 □本报杨新美 一则发生在“约翰—琼—约翰”身上两次变性的故事,告诉你一个道理,性别身份是我们在母亲子宫内时就被烙印在我们的大脑中,且余生保持不变;荷兰前总理马塞尔·凡·达姆的一次次亲身经历让你明白,有些人即使在承受巨大痛苦后也不会罹患抑郁症;抑郁与猝睡,贪吃与厌食,其祸根都是紊乱的下丘脑…… 在这本近40万字的《我即我脑》中,迪克·斯瓦伯通过真实的逸闻趣事,向我们描述了胎儿大脑是如何在母亲子宫内孕育,剖析了大脑在青春期和成年后等不同时期的演变机制,并展现了大脑在阿尔茨海默氏病中衰退消逝的过程,让我们从一个个案例中读懂——“为什么我会是现在的样子”。 这是斯瓦伯在其专业着述无数后,首次撰写的脑神经学科普着作。 45年来,斯瓦伯一直潜心脑神经科学研究。他每天做着在常人看来沉闷无比的研究工作,在不同的学术研究期刊上大量发表着自己的研究发现。 2004年,斯瓦伯完成了厚达1000页的学术专着《人体下丘脑》上、下两卷后,他忽然想,没有什么科学问题是脱离社会而存在的,“研究者是有义务将自己的研究发现及其发现可能对他们或者对社会的影响,清楚地解释给普通公众们听。在让公众理解科学知识的同时,也能获得公众对于脑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支持”。 正是这样的念头让斯瓦伯开始随时做笔记,记录下凡是自己能想到的——公众可能感兴趣的话题;在繁忙工作之余,斯瓦伯为荷兰的一家报纸撰写专栏,通过750字左右的科普短文为读者作脑科学知识方面的释疑解惑。 没料想,专栏迅速引起了反响,出版商们不约而同地找到斯瓦伯,希望能将专栏内容集结出版。虽然斯瓦伯再三推辞,但终被一家contact出版社坚定而真诚的态度所感动,于是将专栏内容和笔记进行梳理,出版了《我即我脑》。目前该书除了被译成中文外,并将相继以德语、意大利语、希伯来语及英语出版。 国外这类脑神经类科普书着述颇丰,尤其是西方国家出版的相关书籍更是数不胜数。然而在《我即我脑》译者包爱民看来,该书与众不同。 “大部分关于脑科学科普书主要关注的都是这一研究领域中的某些方面,如聚焦于灵长类动物行为,或是成年人的脑部疾病,或是婴儿的脑发育等方面。”包爱民说,而《我即我脑》整合了所有的方面,即从生到死,同时,作者还清楚的显示了神经科学(脑科学)研究发现对于社会的影响,如从脑神经学科领域来看,关于精神病患者犯罪行为以及相关处置结果的思考和建议。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向公众解释许多社会现象的生物学基础及其存在的客观理由,并引领人们以科学的态度对待并处理这些现象,或者说去观察、思考和解决相关社会问题。 “人类支配了世界的发展,大脑支配了人类的发展。”包爱民说,了解大脑的构造及其功能不仅对医护人员有重要意义,对每个普通人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知识。希望人们在掌握这些脑科学知识后,能通过合理地用脑,控制自己的情绪、排解心中的不快以及及时接受治疗,以避免情况恶化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

真空泵维修
大棚管
水陆挖掘机出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