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羧之言

2019-09-14 09:03:51 来源: 新余信息港

摘要:这些挖地的活儿,没有谁能教我,是妈妈在母胎的羊水里就熏陶了我的意识——孩子,将来你要离开世人而去,你必须要用象牙挖掘坟墓啊!不要让别人动你的躯体,你自己的身后事一定要自己去做,不能让世人瞧不起。妈妈的羊水是这么说的,我就这么做得。妈妈并没有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勇士,她更希望平凡的过一辈子开心就好! 走在清风习习的土路上,步伐沉重,泪水凝重在眼眶里,久久不曾滴落。我不敢回头,也不再想回头,我若回头,心将碎成一把盐花,澄澈而又苦涩。倾听,身后是一片唏嘘之声,里面融入了无数乡民的眷恋,一如依山的斜阳,覆盖在我前进的步伐里。
再见了!我深爱的亲人们。我不能再品尝你们送给我的食物,我的味蕾早已经荒凉成了一个个疙瘩,又冷又硬。再见了!我深爱的主人——波浓丁。我不能在灯光下聆听你给我讲飞鸟的故事,你讲的故事太美味了,可以当下饭菜,可惜我的鼻子,僵硬地挥动不了驱逐夏日蚊虫的力量,只能和你告别。再见了,我深爱的土地。我要用足迹延伸至远方,让我的灵魂找到曾经的战友,一叙阔别的二十六年的相思。如果相思能用红豆的红计算程度,我想我的相思,早已让红豆红遍了这块土地。
别送了!村长。让我静静地走完战象人生的一程,不要让我死得十分难堪的样子,玷污你们的眼睛。别送了!大娘大爷们,你们看天边的夕阳都渐入大山,给我一片安详,相信也可以送给你们一个个美妙的梦。别送了!小妹妹,小弟弟。谢谢你给我一口的生命之水,这是我坚持走完夕阳路的力量。
黎明闭着眼眸酣睡,黑夜也不曾降临。此刻日落西山,天色苍苍,我要去打洛江畔看看。那儿是我流血战斗的地方,多么光滑的卵石,依旧躺在江水里婀娜多姿的潜游,泛出的波纹,就是一句句诗行。若干个日子里的尘埃,并没有陈旧你们的容颜,我亲爱的石头。你们没有言语,或许是你们在等待一个即将造访的灵魂——战象嘎羧的到来。如今我来了,你们可否随我一同老去?碧波荡漾的江面,似乎瞬间老去了容颜,但你们——卵石,依然不改昔日的温柔,将我的影子摩挲安抚。你为何如此轻柔?是不是看出了我的皱纹比碧浪的还深,还要沧桑?是的,岁月痕迹将我推到了生命的尽头。我不能流连尘世间。我要向你们一一告别!
龟形礁石啊!我的兄弟,我终于找到了。是你见证了我二十年前的历史,也还是你仰望我倒下去。其实在我倒下的那一刻,你用宽大的左手臂抱紧了我,右手臂弹开了一梭子的子弹。那时我已经昏迷,你用清清的水花,为我清洗殷红的伤口。我的血与战友的血汇集在一处,羞红了浅滩,也染红了一片天。,乡里的亲人们救了我,好好照顾我,让我的生命直线继续延续。
如今我仰望蓝天的白云,我的心飞到了青云端,怀中抱着礁石,恍惚着一片枫叶烂漫的仙境。枫叶红红的,都是生命的力量,渐渐涌入了我的脚底。它们托着我离开了打洛江畔,朝着百象冢而去。脚底如同踩着棉花,一丝一毫都是枫叶烂漫注入的气力。身后隐隐传来泣不成声的乐音,那是送行的亲人对我的关心。幸福就是这么简单,我被裹在了幸福的云层里缓缓前行。
三岔口,一条通往百象冢,一条通往祖宗遗留下的象冢。何处是我的归途,枫叶浪漫不知晓,白云悠悠更不知晓。唯有我心是一片澄明,百象冢躺着我的战友,它们是我心的归宿。我义无反顾。
凝视着金箔剥落的石碑,我的视力竟然沦落到了模糊的境地,我必须要将剩余的力气,都用来埋葬自己。鼻尖里喷涌的气息,在石碑上做短暂地停留,感受一种前所未有的温馨——这是我的归宿。
抡起象牙,就像老农抡起了锄头。我使出全力,抨击着这陌生而熟悉的土地。土地就像是一扇门,里面就是好友的家室。我只要使足力气,就能惊醒里面的睡客,它们在梦醒之时,一定揉着惺忪的睡眼来打开门,惊讶地望着我的。
战友们!你们快开开门!我来了。象牙发出铿锵有力的敲击声,尽管我已经气血不足,眼冒金星,全身摇摇欲坠。我依然执迷不悟地敲击着,挖掘着。好累的感觉,嘴唇上的工具,如一块磐石,抡一次都让我喘息不已。继续!继续!再继续!朋友们即将打开门了,我可以马上进去了!想象躺在里面舒适的泥土里,我的灵魂与他们携手高歌一曲,有什么理由不再加把劲呢?
象牙虽然沉重,但是十分尖锐。它们激荡出层层涟漪,将星星点点的泥浪抛向了身后,一股股新鲜的好闻的味道,让我精神更加亢奋。身体的重量逐渐上移,蔓延到了地表,飞到了荆棘丛里为我放哨。我就像一个工具,轻巧无比的工具,喘息声都停止了,呆呆地在一边吹着凉风,站成了一个傻子。唯有“嗵嗵”的敲打声,好比远山空旷的挖笋劈竹子的天籁之音。这些挖地的活儿,没有谁能教我,是妈妈在母胎的羊水里,就熏陶了我的意识——孩子,将来你要离开世人而去,你必须要用象牙挖掘坟墓啊!不要让别人动你的躯体,你自己的身后事,一定要自己去做,不能让世人瞧不起。妈妈的羊水是这么说的,我就得这么做。妈妈并没有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勇士,她更希望平凡的过一辈子开心就好!我不太听话,我做了一个勇士,与许多的战友驱逐了日寇。打赢了那场战斗,我们的兄弟的生命,如好吃的西瓜一样消耗殆尽,唯有一片光秃秃的西瓜皮。我就是那块西瓜皮,又活了二十六年。
鸡叫头遍了,我听不太清楚。如果我头顶上有一只公鸡,我想我还是能听见的,我努力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头顶,陷入了一片美好的天堂之色。

共 19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头战象》为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作者沈石溪,2010年由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为少儿读物。在抗日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一头战象嘎羧,自知生命大限已至,便再次披上象鞍,来到打洛江畔缅怀往事,凭吊战场,在埋葬着战友们的“百象冢”旁刨开一个坑,庄严地把自己掩埋了的故事。嘎羧知道自己要死亡的时候,就要去象冢,但是,嘎羧没有去象冢,却是去了曾经与同伴浴血奋战的战场,挖了一个坑,把自己归还于大地。谁说动物世界中没有友情呢?生动而又精致的赏析文章,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6-12-05 11:01: 7 没有任何原文摘录的赏析文,更能打动读者的心弦。欣赏了,问候大山无影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宝宝大便黑色
小便发黄怎么调理
小儿便秘治疗
急性腹泻的症状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