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战斗力 五百零一章:丢脸

2019-12-05 05:54:47 来源: 新余信息港

我能看见战斗力 五百零一章:丢脸

赤霞山中峰平台,杜氏族地。

这已经是半月来人群第二次围在这块地方了,上一次是因为唐罗的到来他们祈求帮助,而这一次,他们则是来讨要说法。

系着头巾的人群密密麻麻,将杜氏族地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赈粮点更是被团团围住,所有人都面露怒色恨恨地望着施粮者,谩骂声不绝于耳。

孙金方与沈大发站在高处极力安抚,却也丝毫无法抚平众人的情绪,两人也是心里有苦却没处说。

原本赈粮标准是不论平民武者一视同仁,每日半斤粮食,或是馒头、或是饭食、或是浓粥。

而这三日标准却只能骤降至二两,别说修炼者吃不饱,就连平民都是怨声载道,哪怕孙金方再三解释是因为灾民变多,百姓也丝毫没有体谅的意思。

他们用一种简单也是执拗的逻辑,疯狂的攻击这个曾经誉满西陵的老人。

“天骄说过系上头巾便是他的扈从,更是将发粮的交托于你,但你现在粮食越发越少,我就想问问,你们把天骄的粮食霍霍到哪去了!”

“孙金方,我看错你了!原本以为你是誉满西陵的医者,自会公平公正,没想到一点粮食就将你试了出来,西陵一百六十万自由民,你每人每天克扣三两粮食,一日便是四十万斤进账!以后还能叫你孙医师吗?不如叫孙财主吧!”

“还有你们这些所谓的西陵名士,全都是些沽名钓誉的虚伪之徒,嘴巴上一个个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实际上,就连赈粮都要克扣,你们算什么名士,算什么善人!”

孙金方和沈大发积善数十年,这可能是他们次感受什么叫百口莫辩,不论他们怎么跟人群解释,百姓们仿佛认定了他们将粮草私吞。

对着年老大一人,他们可以直抒自己心中的愤怒甚至据理力争,但对着眼前几十万人的质疑,哪怕他们已经将粮食已经耗尽,现在众人吃的都是西陵名士们从自家拿出来的粮食,也没有人愿意相信。

更有甚者,指着孙金方的鼻子扬声骂道:“还说你们没有克扣粮食,若不是做贼心虚,何用将自家的粮食拿出来赈灾,明明就是先贪污了赈粮,然后假装仁善出粮,别以为这样卑鄙的手段可以得逞。”

百姓善良么,百姓大多都是善良的,但百姓之所以让人又爱又恨,就是因为他们除了善良外,一无是处。

所以在他们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并不会考虑更多的东西,只会用一种简单的逻辑思考。

以前我吃半斤,现在只有二两,所以一定是出了问题了,大多人一开始并不会直接想着西陵名士们侵吞粮食,但经过有心人的煽动,结果便会截然不同,所以只要人群中有人能说上几句似是而非的道理,他们就可以大声附和。

而指望一些民智未开的平民去分辨哪些话是真话,哪些话是假话这要求实在太高了,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听到一个似乎有点说法的道理便会蜂拥盲从。

比如现在这个几乎强盗般的逻辑就深得他们的心。

对啊,如果不是因为贪污了赈粮贪心,世家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粮食出来?

不禅用恶意去揣测人心的几个人只是隐在人群中高呼几句,人们便被这险恶的逻辑说服了。

一时间,群情便又开始激愤,特别是他们现在以唐罗扈从自居,更是显得极为强硬,哪怕孙金方是凶境强者,也不能让他们对这个和气的老好人有丝毫畏惧。

“交出粮食

!交出粮食!”

孙金方和沈大发看着群情汹涌的人群,心中满是悲凉,一万句话梗在喉头,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就在两人无助的时候,天空中落下一匹神骏灵兽,其背上跨坐一位剑眉星目的俊美少年,正是西陵蜕凡,唐氏天骄公子罗么。

看着如同谪仙降世的黑衣公子,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人们仿佛看见了救星。

“天骄您回来的正是时候,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以孙金方为首的那些西陵名士将我们当做猪狗,一日二两稀粥,这是要我们死啊。”

“请天骄为我们做主!请家主为我们做主啊!”

感觉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的平民纷纷跪下,朝着唐罗山呼家主,孙金方与沈大发两人面露死灰,痛苦的闭上双眼,连争辩都没了力气。。

跨坐在穿云兽背上的唐罗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跪满中峰的人群,目光所及之处,几乎每个人额头上都绑了代表成为他扈从的头巾,也就是说,这些人理论上都是他的手下,真是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龚正呢!?给我滚出来!”声若洪钟的异能爆发,唐罗骑坐在穿云兽背上,将目光从人群身上抽离,寒声道。

声浪转瞬压住了所有百姓的呼喊,漫向四面八方,从赤霞山中峰传向其余山头。

正在另外赈粮点施粮的龚正骤然听到唐罗的声音,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运气御空秘法,朝着中峰连滚带爬的赶来。

自带音响的唐罗一秒钟便呵止了中峰暴动,接下来便是清算了吧。孙金方面露苦笑,他以灵力震荡声带,几乎将喉咙喊哑也没获得谅解,唐罗仅是一个出场就将人群镇住,也许这就是世家子与平民的区别吧。

两人相识一眼,满满的无奈,摇摇头一脸颓然。

唐罗转过头,对着孙金方与沈大发和气道:“两位赈灾辛苦了,请先回到议事厅中等候,这儿便交给我处理吧。”

前排听到这话的人群突然一惊,原本以为天骄呵停众人是为了质问,但听着却更像关怀。

看着和颜悦色的唐罗,两个老人只感觉满腹的委屈有了宣泄的地方,强忍鼻头的酸涩,拱了拱手边往庭院中走去。

“天骄,他们克扣我们的粮食,你怎能放他们走!”

一个跪在前边的年轻人看见唐罗对两人和颜悦色的模样,愤然站起,大声质问道,额头的方巾迎风飞舞,一副凛然的模样。

孙金方与沈大发的背影一顿,却又坚定的往前走去。

唐罗回头,冷漠道:“掌嘴五十。”

同样是声若洪钟,同样是通传八方,只是这次的指令却让跪在地上的百姓心中一揪,那个站姿凛然的年轻人,脸色更是变得煞白。

湖北民族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陈洪涛
包头好的癫痫病医院
甘肃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泸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