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非法采矿毁林承包亾质疑政府芣管

2019-07-16 01:58:00 来源: 新余信息港

  洛阳非法采矿毁林 承包人质疑政府不管

  洛阳新安石井镇被强行拔掉的树苗现场

  洛阳新安石井镇被毁树苗现场

  以生态园项目进行铝矿开发的石井南坡植被被破坏后遗留下的废弃矿坑

  映象讯( 管永超)广播近道了洛阳新安县发生的一起严重的毁林事件,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新安县石井镇石井村杨树沟的荒坡上,荒地承包人卢宗敏上午刚刚种下四千多株杨树苗,下午就被人拔的一干二净,报警后当地森林公安拒绝受理,理由是这是一块“是非之地”。新安县森林公安局局长苏利民:“乡政府一女嫁两家,这家拿着地承包给甲,那家又拿着地承包给乙了。是不是案件,现在没法定性,待确权以后进行处理。”

  苏利民出具了新安县森林公安局做出不予受理的依据:除了卢宗敏2010年8月和石井村村委会签订杨树沟荒地荒坡承包协议外,2008年3月石井镇人民政府和洛阳康鑫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也签订有相关承包协议。但康鑫矿业公司并未取得杨树沟地下铝矿的探矿采矿权,石井镇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从始至终也未提及这一协议,甚至时任石井村村主任的周现平,对镇里承包石井村土地的事儿也毫不知情。

  卢宗敏说,毁林的时候,镇政府的人就在现场,“毁林的车队进入的时候,拉了有百十号人。乡(镇)政府的车同时跟他们一块进去、一块出来的。(有)姓陈的副镇长还有乡工业办的一个主任。”

  在当天毁坏树木的一份视频资料中看到,事发现场有镇政府的执法车辆,石井镇副镇长陈先锋和镇工业办主任致富强也都在现场。有知情人透露,杨树沟发生的毁林事件,和镇政府以各种项目开发的名义,纵容矿产企业非法开采铝矿关系很大,“都是私自在这开采挖铝。东来一个西来一个。多次找乡领导,乡领导也推三阻四的。”

  卢宗敏的遭遇在这里并不是偶发事件。地下富饶的铝矿,引来当地多方力量竞相逐利,不计代价的非法开采,使这里的良田变成了荒沟,地质环境持续恶化。

  昨天再次来到新安县石井镇,在石井村南坡,看到这里成片的山坡地已经荒废,土地表层被削去了土层,露出灰色的石头。当地村民说,这里原先都是他们的田。

  :以前你们这都是耕地?

  村民:都是耕地。

  :能种吗?

  村民:那不是土?这都是田。

  村民们告诉,这片地由耕地变成荒坡,是因为镇里2010年搞的一个所谓生态园项目。当时镇里还专门开了评估会,由时任石井镇党委书记赵颇主持。而让村民气愤的是,投资商并没有在此建起生态园,而是将地下的铝矿开采殆尽,便不知所踪,“这个地,等于说乡里牵头卖给投资商,投资商把这钱交给乡政府了。乡政府把这钱花了,给老百姓啥没啥。”

  在荒坡上的一座旧房子前看到,这里至今还挂着“石井南坡会友生态园项目工地建设指挥部”的牌子。一位知情人告诉,所谓的生态园项目,纯属挂羊头卖狗肉,说是生态建设,实际是非法采矿,“这三年就是这,主要是挖矿石。指着那挖铝了,这三四年啦已经,你看看,这那动工了?”

  无独有偶,在离石井镇政府不远处的谭上村,一个所谓的蔬菜大棚项目,也变身成了一个采矿点。在现场看到,原先平整的耕地,如今已成为大块的土坑,一辆辆载满铝矿的卡车来回穿梭。谭上村村民说:“人家是以建蔬菜大棚,骗着村民们,给我们签了合同。谁知道到全是挖铝了,一挖起来就走了,谁也不管。”

  这位村民告诉,这样非法采矿毁坏耕地的现象,在石井镇屡见不鲜,毁坏耕地的规模高达上千亩。“全是挖的铝坑,在那边,整座山都挖空了,挖的多了。可是有上千亩,拴马村、介庄村、郭洼村都有这东西。”

  从生态园开发到建蔬菜大棚,都变身成为非法采矿项目。企业非法采矿,致使良田变荒坡,这些项目因何瞒天过海大变身?当地政府又为何默许纵容,坐视不管?广播将继续关注。

robots.txt怎么写
拼团免费小程序
自己怎么开发小程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