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扎克伯格如何打造Facebook社交集

2019-05-14 20:24:33 来源: 新余信息港

Facebook是一个应用家族。(Facebook is a family of apps.) 当扎克伯格在今年Facebook F8大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或许很多人才意识到:现在Facebook早已不只是一个社交站了。现在的Facebook,更准确的定义是一个基于分享与沟通的社交企业集团,而英语中对应词就是Conglomerate。

什么是企业集团?以一个或多个实力强大的业务与公司组成,彼此又在资产、资本、技术上存在诸多联系又相互独立的综合性现代企业。这无疑是关于现在Facebook的诠释。多个存在关联又相对独立的业务实体,构建了一个主宰着全球绝大部分市场的社交帝国。

Facebook社交帝国

Facebook集团旗下每项业务都有海量用户

不妨看看今年Facebook开发者大会F8的一幅图。扎克伯格的背后从左到右依次是Facebook群组、WhastApp、Facebook、Facebook Messenger以及Instagram。五大社交应用彼此相关又相对独立。

这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社交帝国,没有任何公司有实力在这个领域挑战Facebook。不妨看看他们可怕的活跃用户基数。Facebook群组7亿人(去年11月刚分拆出来的功能)、WhatsApp 7亿人、Facebook 14亿人、Messenger 6亿人以及Instagram 3亿人。任何一个应用单列出来,都足以成为全球数一数二的社交巨兽。而这些全都是Facebook旗下的应用。

除了在社交络领域的彪悍实力,Facebook同时还拥有移动应用开发服务商Parse和虚拟现实设备商Oculus这两大。Oculus是Facebook为了未来社交方式的布局式收购,而Parse则是Facebook平台战略的基石。

扎克伯格的社交帝国开始组建于2012年。当年上市之前的Facebook收购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当时的这笔天价收购在日后被证明是极具性价比的精明买卖。2013年,Facebook收购了应用开发服务商Parse,据传收购费用只有8500万美元。这笔收购的价值或许被长期忽视,但却是Facebook为倚重的支柱业务。

2014年扎克伯格的两笔收购再次震惊业界。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20亿美元收购Oculus Rift。这四笔收购为扎克伯格的社交帝国打造起坚实的地基。别忘了,Facebook还曾经报价30亿美元收购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只是未能达成一致。

继续维持Facebook在社交领域的中心地位,不断收购在具体领域可能威胁Facebook的新业务,收购拓展Facebook业务疆域和符合扎克伯格平台战略的新业务。这就是Facebook集团的打造思路。实际上,除了扎克伯格不断示好却始终未能染指的中国市场(就如同卡夫卡笔下的那座城堡),Facebook几乎主导了全球所有国家的社交络市场。

而这一切的中心就是分享与沟通。社交的基础在于分享与互动,而Facebook想要的就是成为用户的分享选择,无论你通过什么方式分享什么内容,Facebook都希望你打开的是他们的应用,那怕不是Facebook本身也没关系。

当你像扎克伯格一样身处意大利威尼斯和五渔村的美景,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分享。那么,你可以选择上传社交分享(Facebook、Instagram),也可以在朋友间私下分享(WhatsApp、Messenger、Group);可以选择分享照片,也可以选择分享视频分享,甚至还可以通过Oculus的虚拟现实设备来做到身临其境。而这一切都是在Facebook的社交帝国版图之内。

平台战略收购Parse

无论什么方式分享都在Facebook社交版图内

每一个巨兽型的企业都有着自己的平台梦,Facebook当然也不例外。从心里仰慕乔布斯的扎克伯格更有着强烈的平台野心。收购应用开发服务商Parse就是他在2013年的一笔低调却无比重要的布局。

每年的Facebook F8大会都是进一步推动实现扎克伯格的平台战略。实际上,2014年的F8大会是中断了三年之后才重新恢复的。这或许意味着,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从去年开始具备了成熟的搭建平台条件。巧合的是看,这个时机也是在Facebook收购了Parse之后。

相对于苹果、谷歌与微软这三大平台,Facebook没有自己软硬件结合的系统,他们的数次智能战略屡遭打击,Facebook和桌面也未受市场接纳。但Facebook同样具备一个成功平台所需要的几大必备要素:海量的用户基数、广泛的开发群体、良好的开发支持、成熟的营收模式。这为扎克伯格的社交平台提供了坚实的支撑。

Facebook巨大的用户基数显然是所有开发者都无法忽视的,如果以用户基数计算,Facebook集团的总用户数或许接近20亿人,这个规模甚至超过了苹果与微软的用户规模。事实上,即便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硬件设备,但Facebook却是所有智能、平板电脑上使用为频繁的应用。正因为如此,目前美国超过九成以上的热门应用都已经与Facebook进行了整合。

在这些条件中,Facebook在2013年收购的移动开发后端服务商Parse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虽然这笔收购不如Instagram和WhatsApp那么醒目,但却是扎克伯格平台战略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有了Parse,Facebook的移动开发者只需要关注用户体验、盈利模式等前端要素,几乎所有后端工作都可以交给Parse来完成。

Parse不仅是Facebook笼络当前开发者的重要手段,也是Facebook开拓业务的利器。包括智能家居的物联显然是未来几年的热领域,苹果、谷歌、三星等公司都在重点发力这一领域。Facebook显然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未来的黄金市场。他们此前收购的等创业公司正是在这一领域发力的准备。

通过Parse的软件开发工具,Facebook同样可以将智能家居的应用开发者拉入自己的阵营,包括目前已有的智能车库门和烟雾探测器。如同苹果和谷歌一样,Facebook在这其中扮演的是一个数据平台的角色,将可穿戴和智能家居应用数据接入自己的社交络。

去年的F8大会提出了三大重要议程:Build帮助开发者打造移动应用,Grow帮助他们获得用户,Monetize帮助他们通过FB的移动广告平台和支付平台获得营收。而这些都是基于Facebook主体应用平台的。Parse服务上的优惠就是Facebook吸引开发者的一个重要手段。

Messenger打造全球版

Messenger试图将电商关系也纳入社交络

Messenger原本是Facebook内带的功能,去年被Facebook分拆出来。这被认为是Facebook从亚洲短信应用Line和的迅猛崛起所获得的借鉴。而分拆给Messenger带来的则是更快的增长速度与更加的发展机遇。

第三方市调公司GlobalWebIndex的数据显示,去年Messenger用户增长了50%,而Faceboook自身应用才增长了23%,这个增速甚至超过了WhatsApp的34%。Facebook自己的数据显示,目前Messenger日活跃用户高达6亿人,占据了全球络语音通话VOIP的一成以上。

《纽约时报》迈克伊萨克(Mike Issac)感慨说,亚洲的短信应用至少美国数光年。这或许指的是,将短信应用扩大成一个社交、服务以及内容的平台方面。Line和无不是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相对于以简单取胜的WhatsApp,基于Facebook平台的Messenger显然是扎克伯格手里适合做移动内容与服务平台的产品。

这正是他在今年F8上宣布的重要内容。Messenger将从一个单纯的通讯应用升级为一个内容与服务平台。一方面,基于第三方应用工具,用户可以在Messenger上创建和分享趣味视频、动图GIF等更多内容。首批第三方应用就包括了体育内容商ESPN、天气服务商TWC以及趣味相机和视频应用等四十多家开发者。

此外,在聊天中分享的此类内容,还可以享受推荐下载的直达通道。直接点击内容下方的按键就可以进入应用商店下载,Facebook等于用自己的应用推荐体制绕过了苹果或谷歌的应用商店推荐。这意味着,开发者与Facebook合作就可以迅速获取海量用户,就如同此前Facebook站用户共享功能Open Graph所实现的效果一样。

Messenger升级服务平台则更像是微博与上的企业公众号。以往消费者购买商品之后会收到电子邮件方式的收据与快递单号,而售前咨询与售后客服则更多是通过站、以及电邮方式进行。扎克伯格希望将这整个流程都通过Messenger平台完成。

按照扎克伯格的构想,未来用户购买商品后可以直接在Messenger里面收到消息方式呈现的电子收据、快递单号,咨询和客服也可以直接通过应用来完成。在主宰用户社交关系之后,扎克伯格希望把他们的电商关系也纳入自己的社交帝国之中。

鉴于与Line的用户大多在亚洲地区,海外市场企业络还是刚起步,美国和全球用户更习惯与依赖使用Messenger。因此在全球范围内改造Messenger,复制一个成功模式,是完全可行而且商机巨大的举措。

不过,扎克伯格的野心并不仅限于此。在通过Facebook和Instagram主宰社交照片领域之后,他还想将触角伸入谷歌的YouTube络视频。这就是此次F8大会上宣布的视频嵌入功能。通过这一新功能,Facebook上的视频可以非常便捷地用于其他站,而无需向此前那样通过YouTube转。

从用户和流量的角度来说,Facebook实际上早就是络视频领域的庞然大物之一。借助着巨大的用户基数与分享粘性,每天Facebook上的流媒体播放次数已经达到了30亿次。以这样的规模进军视频领域,可以预想的是,YouTube未来会感受到来自Facebook的更多压力,尤其是在广告营收方面。

从本质上来说,现在的Facebook是一个基于分享与沟通核心功能的社交集团。经过过去三年的几项重大收购和业务分拆,扎克伯格已经组建了一个科技行业并不多见的现代企业集团,并通过庞大用户、开发支持与营收前景吸引着数目庞大的开发者。

Facebook其实并不需要做移动系统,因为从平台吸引力来说,他们的社交集团丝毫不逊色于苹果与谷歌的操作系统。在移动领域,Facebook可以算是跨平台的无所不在的社交平台。当然,除了扎克伯格始终无法进入的那座中国城堡。

网上手机电玩
电玩城上下分
星力打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