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爱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1:13:57 来源: 新余信息港

1    “哈,毕业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儿咯……”只听到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从校门口飘散过来,两个女孩子一路欢声笑语,蹦蹦跳跳地往前走去。正是我与好朋友凌波。  “哎哎,小约,你看哎,前边好热闹……”凌波指着前边熙熙攮攮、人声鼎沸的拐转处大声叫我。  我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果真的,嘿嘿,把个拐转处围得水泄不通。这热闹是肯定要去瞧的,我们两个可是出了名的爱凑这样热闹的女孩子。  连蹦带跳奔过去,扒开人群挤了进去。哎,原来是一个算命先生,而且还是一个视力为零的算命先生,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是新时代的青春美少女,从来不信这些,对凌波眨眨眼,二人捂着小嘴儿直笑,打算挤出去。  嘿,算命先生开口说话了:“穿白色裙子的那个女同学,请等一下。”  白色裙子?正好我穿着呢。再瞧瞧周围,没有其他穿白色衣裙的女同学了,难道是叫我?好奇了,他眼睛瞧不见呢,居然知道我穿着白色裙子。转过头去,问:“先生,您说我呢么?”  “自然是说你。”那老先生很有那么回事似的摇着手中烟杆儿,接着又说:“我泄露一个天机给你。”  呃,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天机?这不是瞎说么。我心里直嘀咕,脸上却笑嘻嘻的。于是把头倾过去,好奇的问他:“老先生,什么天机?”  “你未来的夫君在江南。”老先生吐出一口烟雾,闲闲的说:“他的名字叫简。”  咳咳……一听这话,一口气没接上来,猛的大咳,差点没把我咳死。神呢,怕是碰到什么神马与浮云了,居然还能说出我未来夫君的名字,这……时下的潮流话语是:太雷人了。咳了好一阵,眼泪都咳出来了,总算憋着停住了,吐了吐舌头,赶紧给凌波使眼色,捂着小嘴儿打算赶紧撤离。哪料那老先生又补上了一句:“嘿,小姑娘,给你算了命,算命钱可不能少啊。”  我一愣,原来如此,哼哼哼……那凌波小妮子一听这话,捂着小嘴儿在一边乐得开了花。没办法了,谁叫人家一个“天机”二字呢,认了吧。问那老先生:“老先生,多少钱啊?”  “十块。”老先生伸出手来。  还好还好,没和我要一百,赶紧把钱放到他手上,扒开人群,撤了出来。直乐得凌波花枝乱颤。我在一边使劲翻白眼儿。      2    这段小故事咱们像没有经历过一样,一分钟之后就抛居脑后了。  毕业后,我与凌波在深圳找到工作,打算在这里长期奋战。  顺理成章的,谈起了小恋爱,对方是我小学同学,一家人早几年就在深圳定下来了,房子却买在本省,也算是缘分,分别十多年后居然也能再次相遇。  他叫平,很爱我,只是冷不防那醋劲一上来,让人消受不了。要是哪一天他那醋劲一上来,不管对方是同学还是同事,只要是男士,通通不许我接近,讲句话或者笑着打招呼平都要干涉不高兴。为此,我犹豫踌躇了好几回,只好找凌波倾诉。凌波开导我:“约儿,你就满足了吧,这样好条件的男生,对你又好,又那样爱你,吃醋也是因为爱你不是?”  我低头想了好久,抬起头来给她一个明媚的笑,算是接受她的建议了。女孩子么,一旦把自己给了他,就安心安意的跟着他了吧。再者,爸爸妈妈不是给我下了死命令么,坚决不允许他们的女儿嫁到外省去,正好这个男同学与我是同省呢,老妈应该会喜欢的。  那天,平依旧接我一起下班,依旧手臂为我环开一个位置,让我先上了公交车,然后他紧紧护着我也上了车,也许一部分幸福的感觉也源于他的这个动作。已经没有座位了,于是拉着拉环站在过道中,中途,一拔一拔的上了车来,车上已经很拥挤了。平紧紧护着我,不让别人挤着了我。  “前面是华强北,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从后门下车。”乘务员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前面的男士站起身来,看来是要在这一站下车的。一个急刹车,前面的男子险些跌倒,身体直接就要蹭上我胸前,我赶紧往后退一步,还好避开了。我知道平一定看到了,忙看向他,只见他跌青着脸,死盯着我前面的男士。  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事了,赶紧小声说:“平,不要紧,他没有碰到我。你不要生气。”  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大手拍了拍那个男士的肩,大声说:“你怎么回事,连个站都不会站么?”  那男士回过头,愕然的看着他,说:“这位先生,有事吗?”  他咬牙切齿,“你碰到我女朋友了,还问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可能是刚才急刹车没站稳,不小心碰到了,不好意思。”那男子连声道歉。  平还要再说话,我觉得心里憋得慌,拉着他赶紧下了车。  “我都说了,不要紧,他真的没有碰到我,我躲开了。”我看着他,觉得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能打消他的怒气。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不要紧?难道你是想故意让他碰到的吗?你希望那个人摸你的身体吗?贱人。”他盯着我,狠狠地说。  听了他的话,我只觉得窒息,简直要无法呼吸,这是怎样一个心态,这是怎样一个侮辱,这是怎样一句让人受伤的话语?我噬着泪冲他说:“你简直就是神经病。”  “啪……”一声脆响从空中传来,不,是从我脸上传来。接着,一阵火辣辣的痛从我的脸上延伸开去,他,打了我一个耳光。他,居然,为了这个莫须有的事,打了我!  我不可置信!盯着他,盯着他,直到眼泪哗的一声,如决堤的海,汹涌而出。我转身飞奔而去……  他看到了我眼中决堤的泪,猛然醒悟过来,赶紧追了上来。  一路狂奔,回到家,泪眼婆娑的上了楼,开了门,直接奔到卧室,打开箱子往里面塞衣服。决绝的只想现在离去,别管天涯海角,只想此刻快速离去。  他追回家里,看到我的运作,紧紧拉住我的手,哀求道:“约儿,约儿,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们分手吧。”我流着泪,缓缓地说。然后甩开他的手,继续收拾。  “不,不,约儿,你原谅我这一次吧,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平紧紧拉着我的手,一声一声道歉。  “你走开,不要阻碍着我收拾。”我狠声道。然后合上箱子,拉好拉链,拖着箱子出了卧室。  平落下泪来,哀求我:“约儿,原谅我这一次。”  我转过头去,看着他,一阵来自内心的悲哀狠狠地冲击着我,为他,也为我自己。  只见平缓缓跪在地上,眼中泛泪,道:“约儿,不要离开我,我是真的爱你。”  我嘲讽的笑了笑,然后走出客厅去,脆脆的一声关门声,关住了他的泪与我的泪。  从此,人各天涯。      3    与平分手后,觉得自己隐隐约约的改变了很多东西,比如从前的活泼与开朗不再有;比如从前的相信自己、与相信他人,相信现在与未来,而现在却不敢。有了一些本质上的改变。原来,人生,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所想就能做的。大约,还有更多的苦难,在后面等着我。这样想着的时候,眼泪就又掉了下来。  所幸的是工作很稳定,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疗伤。  逛论坛吧,在论坛里飞散自己的心情吧。  在一个芳草萋萋的园子里,注册了ID,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通过一撇一捺的书写,得到飞散,让伤痛一天一点的从空气时飞散开去。  突然有一天,我又能欢声笑语了,我又能如昔日自由呼吸了。  于是,写诗作词,衔篇续文,游走与欢笑在文字之间。  有一日,作打油诗一首:  江南•秋  望自思悠远流长,  捧水读月育诗章。  轻挥墨笔词成缀,  又是一秋月满江。  几小时后,只见楼下多了一首打油诗:  和江南•秋  江南洒雨秋意长,  但盼娇姿碧水扬。  拔潮一弄腾飞去,  落花飘处是幽香。  还落了一个典雅的注:江南之秋,在阁下的诗中又多了一番文化的风趣了。和一首,以谢之阁下。  我一看,嘿,有了趣了,这和的油诗还不错。瞧一瞧作者先,“简”!  作者叫“简”?心里一噔咯,叫“简”?鬼使神差的点开了作者的资料,男,扬州人士。  扬州是哪里啊?是属于哪个省啊?是不是属于江南啊?真蒙了。又鬼使神差的跑到百度去搜。扬州属于江苏省,正属江南地区……  呃,回想起了毕业那天那盲眼老先生的天机,难道真有这么回事儿?嘿,不太能信吧。  只是奇怪的是,自那以后,我情不自禁、有意无意的关注着简在论坛里的足迹,这个家伙基本飘游于三个去处,一是音乐之声,一是诗词歌赋,一是灌水之家。灌水的水平,多人所不能及。而我,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从音乐之声到诗词赋,再到灌水之家。一来二去,熟络起来,偶尔连几篇诗章,默契就在这样的诗章里散开了:  我云:  冬之雅  冬晨欲语意绵缠,  痴手洒墨别秋残。  欲随洁雪融天地,  不舍人间点点憨。  他和:  冬之傲  百花皆休独迎寒,  素色续景出阑珊。  欲问娇姿谁家客,  人间绝色是梅兰。  在这样的雅与傲里,心里添了浓浓暖意,一直到溢出来。  他说:“雅,何日有空?傲邀请你来江南,你可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江南的莲,绝不比深圳的差哦。”  我的心开心噔噔的乱跳,许久才平复下来,因为这邀请与浓浓暖意,我觉得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牵引着我,让我的心对江南有无比的向往,因为江南和江南的简。只是,还有很多的迟疑扑向我,分不清是哪些迟疑,只是觉得它们无时无刻的存在并提醒着我,不许我的脚步走向江南。我恍惚的拒绝他:“可是现在是冬天,并无莲呢。”  “明年莲开了,我在这里等你;明年你不来,后年的莲开了,我还在这里等你。”他说。  眼中有泪意了,说不上来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只知道,我动了情了。那些迟疑被这些无法抗拒的力量击败了。我愿意在这样的牵引中尝试与放纵,我愿意在江南的怀抱里抒散我的情怀,哪怕结果是失败也无悔。  我做出了生平胆让人料想不到的事情,第二日,我登上了去扬州的飞机。下机的时候,我轻笑着给简打电话,我说:“我在扬州机场,你来接我好吗?”  电话那边大约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是欣喜若狂,连声说:“你等着我,等着我。”  远远的,看着飞奔而至的一个人,我知道,那是简,我没见过但是熟悉无比的简,消瘦的身影和我想像中一模一样。  在我的面前,简停住了,他看着我,微笑轻轻的在脸上。我盈盈地看着他,看着他,然后,把手伸出去。他走上来,牵住了我伸给他的手。自然的一晃,然后看着彼此,让眼中的笑意散开去。  走进咖啡厅,此一刻,心里的纯净让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心声。服务生走过来,简说:“两杯牛奶。”他知道我喜欢喝牛奶,温暖而幸福的感觉。  我们相视微笑。  在班得瑞的钢琴声里,我们吃完晚餐,吃了小点心,然后牵手离去。  回到酒店,走进冲凉房,舒适的冲个凉。湿渌渌的裹上浴巾,走出去,站在简的面前,盈盈地看着他。简的眼中有一抹惊艳,他说:“你是出水的芙蓉,你是我的心肝宝贝。”  走向前来轻轻的拥住了我,就那样静静的拥着我,如心肝宝贝一样的轻拥着。许久,他松开我,捧着我的脸,认真仔细的看着,他的眼中是如水的微笑,是似水的款款情深。然后,他的唇轻轻的印上我的唇,情不自禁的环上他的腰,闭上双眸,享受这样一个销魂的过程。  简抱起我,一起倒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浴巾的滑落,清晰的身体与曲线,吻似雨点般落在身体的各处。悸动,动情,陶醉……  枕着他的臂弯,深深地依进他的怀中,吸取着永不干枯的爱意与温暖。他拢着我,轻抚我长长的秀发,吻一个又一个的印在我的额头,我们紧紧的相拥。  离别,不舍的离别。我庆幸走的是我,而不是他,此刻,我才明白,离别的时候,走的人比送走人的人要幸福得多,送人走的人要忍受着走了的人远去的背影与回程中的落寞,以及彼此在那一个地方留下的爱的味道,会在那里很久很久,可能久到一辈子……      4    春节快到啦。思念妈妈,思念爸爸,思念爷爷奶奶。于是,决定起程回去过春节。  春节过后的某一日,柔和的阳光晒在白雪上,如深圳的冬天,穿着裙子,着上风衣,似乎不谐调,但是又舒适得非常谐调。雅而暖。我喜欢这样的天气。  马路上走过来一个人,一个男人,只见那人冲着我一阵浓笑,我一愣,觉得诡异得很。皱了一皱眉,站起来回身走进屋里。刚一落座,只见门口进来一人,一个男人,巧了,正是刚才那个冲着我浓笑的男人。我心里老大不悦,很想皱眉又忍住了。  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那男人,笑颜逐开,说:“你来啦,坐,坐……”又大声叫我:“阿约,出来给客人倒茶。”  “哦……”我走到客厅,一瞥眼,见那男子笑意浓浓的瞅着我看。心里极至的不舒服,皱着眉头给他倒了茶,又转身回了屋里看电视。心里有些诡异,这男人是什么来意?为什么老妈那个德性?莫非有猫腻?  看来得瞧瞧去,蹑手蹑脚把关门了,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他们谈话。  只听得老妈在那边小声笑道:“行,行,呆会你们去逛逛街吧。”   共 92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孕妇癫痫患者日常生活的注意事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