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皇 第7章 跋扈少年

2019-12-05 05:35:03 来源: 新余信息港

仙皇 第7章 跋扈少年

因为是风间老于世故,没有反抗才避免了人员损失。不过这财产损失也够他喝一壶的了,关键是,今天晚上,他们几乎要举族露营了!

白山正坐在一间密室内,看着手中的密信,陷入了沉思之中。到底是给谁做了嫁衣呀!一个灵成期高手,八个聚气期的死士居然就这样白白死掉了!

这可是一个重大的损失!白山的指节发白,心中难以压制这股躁动,自有生以来还没吃过如此之亏。

风羽一早就听见风间的家被抄了一遍的消息,霎时间便觉得神清气爽。就直接出去溜达了。

以前风羽也是经常出去闲逛,无非是看看风景

,写写诗词歌赋,表达下自己抑郁的情怀而已,而现在风羽到处闲逛,却是真的无所事事。风羽正在一个林子旁散步,远远突然有一辆马车奔驰而来。

风羽有心退让,没想到那辆马车却径直朝他撞来,这是要把他撞死的节奏!风羽便不动,暗自运转灵力,如此草菅人命之人,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风羽打算教训他一顿,顺手为民除害。

风羽明锐的察觉到,有一股危险的感觉从马车传来!风羽不做纠缠,运转灵力避开了那辆马车。

嘭!一道极强的力道从马车传出,直击风羽。风羽身如游龙,避过了那一击。随着修为的提高,风羽道法的威力也随着增强,若是换做之前,风羽万万是避不过那一招的。

一眼看去,马车内有两个灵成期老者,中间坐着一个锦衣少年,其修为差不多引气中期。

“放肆!”一个老者道喝到,“我家公子撞你是你的福气!你为何躲避?”风羽早已用千幻功改变自己的容貌,现在实力低微,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他听到这个理由也是无语了,尽然有如此嚣张跋扈之人!

风羽淡淡道,“在下偶然路过,并没有冒犯之意。”

眼看对方两个灵成期高手,打又打不过,只能服软。另一个老者的口气更是霸道,“没有冒犯之意?那还不快过来磕头认错!”

那个锦衣少年正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等带着风羽磕头。风羽顿时火了,这实在是欺人太甚,没办法,他运转游龙步,立刻逃走。

“想逃!”一个老者追了上去,嗯?另一人看着风羽的身法有些古怪,当下就带着锦衣少年跟了上去。看着风羽的身法变化多端,那个率先追出去的老者不禁有些愤怒。追一个聚气期的小崽子追了这么久都没追上,这着实有些让他掉面子。

那老者实在忍不住了,并指如剑,向风羽斩了过去。风羽就是等待这个机会,他看准时机,破空掌!

巨大的掌力化形成一只巨狼向前扑去,同时,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将风羽推向远方,风羽在远方渐渐化作一个黑点,自此消失。

无数的木屑纷纷而下,掩盖住了老者的视野,呼!

一股强大的内劲以那老者为中心,席卷了整片树林!扫除了所有的木屑,但为时已晚,风羽已经消失不见。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转身离去了。

风羽回到家后,小怜呆呆的看着他。少爷今天是怎么了,刚出去的时候,满脸欢喜,现在一脸不爽的样子。风羽正在房里修炼。

那个锦衣少年身份肯定不低,不然怎么会有两个灵成期高手守护,而且有一个是灵成后期。

如果两人都是灵成初期,凭借着玄功奥妙,风羽决计是不会害怕的。但那个灵成后期的老者,却着实给了风羽危险的感觉。

若是个追出来的是那个灵成后期的老者,就算风羽能逃出来,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风羽就这样日以继日的修行了七八天之后,突破到了聚气中期。

不出所料,头上的蓝发又多了两根。随心而动,风羽来到了石空一的住处。石空一的皮肤有一股淡淡的古铜色,他背负那个大铁索正在一拳一拳的击打着一个大铁块。一拳下去,便出现一个拳印。

而地上躺着三块大铁块,只不过那些铁块已是千疮百孔,遍布拳洞。看的出来,风羽的那本炼体秘籍起到了作用。

虽然看起来石空一只有引气后期的修为,但风羽敢肯定,即使是聚气期的修为,若是小觑石空一,只要被石空一靠近,就会被锤成肉酱!

风羽还是等了半个时辰,等到石空一休息的点。“你来干什么?”石空一没有丝毫表情。

风羽也是无语了,这好歹也是他家耶。这家伙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看,自己好歹都等了半个时辰了,连茶都没请自己喝过,就下逐客令了。

风羽直接坐了下来,“来看看。”石空一也不理会风羽,自己喝了口水后,继续修炼去了。风羽自己拿了个杯子,独自喝着茶水。这石空一,若是成长起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因为在他的那个时代,就有人走极端炼体术,俯瞰整片天地!

其成就一点都不弱于修道者,而炼体,重要的就是那份心性的坚韧。风羽都快把这壶茶喝完了,可石空一任然在那里全神贯注的修炼。算了,风羽喝完一杯茶,打算离开。

石空一停了下来,对风羽道,“你马上要去东琴魔法学院了吧?”一言惊醒梦中人。再过两个月,就到东琴魔法学院的招生期了,那时候他就得去东方大陆的中心地带了。

一想到这,风羽心中不免有些激动,这样,自己离江州就近了一步!嗯?石空一怎么会这么问?舍不得自己?不可能!石空一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风羽着实有些疑惑。石空一将他领到房中,再搬出了一个大箱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拿出了一张画。

画中是一个清丽的小姑娘,脸上如初甜甜的微笑,虽然画中的姑娘见不得有多么漂亮,但看着石空一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小姑娘,可见这个人对他十分重要。风羽有些好奇,笑着问,“这是你心上人吧。”

“这是我妹妹。她叫甜儿。你在那边帮我找找看?万一找到了,就说我的名字,她就知道了,如果没找到,那就算了。”石空一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

看石空一的样子,这也只是留个念想而已,给自己一份期待。风羽看得出来,以石空一的性格,这个东景原估计被他找遍了,这是没办法了,才找他帮忙。

风羽将画中的姑娘牢牢记在心中,认真的道:“我尽量找!”

不过,连风羽自己都有些怀疑能否找到了,这画中姑娘,多也就**岁,这过了多少年呀!这难度,够大。

看石空一已经交代完了事情,风羽也不久留,离开了这里。

三河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武汉市新洲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扬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汕头包皮过长医院在哪
云南看妇科病专业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