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华姐小传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2:17:04 来源: 新余信息港

上帝如果恨一个女人,就一定会让她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而且一定要让这个拥有美貌、果敢、智慧和正直的女人出生在文革时期非常贫穷落后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的家庭。华姐就是那个在文革时期被上帝仇视地丢进落后愚昧的农村里非常贫穷卑贱粗鄙家庭的兼具美貌、聪慧、果敢、正直的女人!  华姐的父亲华林出生在一个解放前非常显赫的家族,显赫到家族的田产和商铺占了大半个县城,牛马成群、仆妇星聚。华林是长房长孙,名副其实是众星捧月地浸在蜜罐子里的少爷——金堆玉砌、呼奴使婢。然而,这少爷仅仅享受了五年,就在解放前的兵荒马乱、烽烟四起、盗匪横行里沦为乞丐。在社会动荡的年代,财富也许就会成为祸患的根由,而这样的祸患往往来得尤为突然和惨烈。沦为乞丐的华林跟着奶妈要饭来到这个四面青山远离城镇的小村子,寄居在村外的破庙里,不久奶妈就病死了。华林小的时候吃百家饭,大一点就给人家帮工,农村合作社后成了社员,幸运的是因为沦为乞丐的缘故在解放后成为光荣的贫下中农,也娶上了跟他一样光荣的贫下中农媳妇。这样的传奇经历,真是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促狭,居然在某些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让沦为乞丐成为幸运的由头。像华林这样被时代毫不留情地沦为牺牲,又被时代仁慈地从湍急的河流里水淋淋地捞上来的幸运儿不知道几千年的历史究竟造就了多少,总之这样的事情总是不免让人怀疑人生实在是过分地变幻莫测。  不幸的是媳妇前四胎都是丫头片子,这让华林夫妇在村里很有些抬不起头。第五胎怀的是华姐,据华姐的母亲黄淑芝说怀华姐时候的孕期反应跟前四个姐姐不同,所以满怀期待热切地等着儿子出世的华林一看又是个不带把的,就扭头摔门而去,在生产队的马棚蹲了一夜,四周丢满报纸包的旱烟屁股。从此他多了一项本事——酗酒,酗酒之后就打老婆、骂孩子,尤其是华姐,因为失望太大的缘故吧,骂得尤为激烈刻毒,间或也毒打。于是村里的好事者给华林起了个别致响亮的外号绝户酒懵子,沦落成绝户酒懵子的华林彻底堕落——懒惰、邋遢、酗酒、骂街,成为人见人厌、人人敬而远之、为祸乡里的谈资和笑料。因此,在华姐有记忆开始,周遭遇到的都是轻视和鄙薄。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轻视和鄙薄里,华姐依旧顽强地长大了。  华姐,姓华,名丽华,幼年聪慧,读书有能,是十里八乡传奇一样存在的神童,美中不足的是女孩,更美中不足的是那个年月举国上下都热衷于文斗和武斗,没有人在意读书是否有能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一个不但重男轻女,而且粗鄙、自私、冷漠的农村家庭,读书有能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她的灾难。虽然这样的灾难也为华姐以酗酒骂街为能事而闻名远近的绝户酒懵子父亲赢得了些许的光彩,并且这样的光彩也让华姐可以趔趔趄趄、提心吊胆地能够持续读书,而躲开了过早地出嫁或者过早地务农的命运。然而,不幸还是在华姐高一的时候集中爆发,就像是地壳中不断积蓄、不断涌动的岩浆一样,在寂然中暗流涌动,忽然就惊天动地爆发了。  华姐读书真的是非常地有能,有能到成为全公社个考入市重点高中的学生,而且是个女学生,更而且在精英云集的重点高中次月考就全年段,成为当时学校很爆炸的一个新闻。爆炸的原因是这个月考的女生不但是来自偏远地区的农村,而且超级贫穷,是学校穿得破的女生。华姐总是一身粗布打满补丁的衣服,这掩盖了华姐天生的美貌,让她理所当然地成为城市优渥家庭孩子堆里的丑小鸭。更可怜的是这只丑小鸭不得不每天一根麻花就方便酱来维持这样难得的读书机会,父亲华林是怎么也舍不得减缩他的酒钱供华姐读书。华姐也从不张口跟父亲要,只知道一味地勒紧自己干瘪的肚子,每天都半饥饿状态的华姐脸色灰暗,面黄肌瘦,嶙峋的痩骨让本来就不合体的衣服显得菱角突兀,像极了一只本来已经奄奄一息却还是咬紧牙关奋力飞翔的羸弱小乌鸦。可是即便是这样,极度贫穷却又嗜酒如命并且以骂街为能事的父亲连每天一根麻花加方便酱的钱也仅仅维持了一个学期,就再也出不起或者是舍不得出了。那时的学费和生活费实在是少得可怜,可怜到只要华姐已经出嫁的姐姐和至亲长辈们每家出100斤苞米就能让她完成学业,可怜到只要华姐的父母能够安心地种地——那时已经包产到户——就能够维持华姐克俭到已经少得可怜的费用。然而,华姐的所有亲戚都冷然地作壁上观,华姐悭吝的父亲居然索性破罐子破摔,把自己当成炖酸菜的土豆——硬挺,任凭学习有能的华姐不得不辍学。那是1987年初春的一天,料峭的春寒透过华姐单薄的衣衫,让她像秋天的寒蝉一样瑟瑟发抖。华姐心的世界瞬间塌陷,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多少希翼在这一刻彻底破灭得烟消云散,没有人知道她这一刻被多少痛苦和绝望死死地压迫,更没有人知道她单薄破旧的衣衫里裹着的干瘦的躯体当时有多么的无辜、无助、无望,只看到她满脸的泪痕和瘦骨嶙峋的背影像一片寒冬里挂在树上的孤零零的枯叶因为被刺骨的寒风不停地敲打而摇摇欲坠。  华姐的姐姐们很早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出嫁了,没有人愿意忍受生活在一个被鄙弃的家庭,哪怕这人是他血缘上的父亲和母亲。这时候女孩子的优势就显示出来,因为可以出嫁而脱离这样的苦海,这是几千年来中国历史赋予女孩的一种特别的权利。这样的权利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会显示出作为女孩子的优势,这未免就有些让人感到心酸、心痛。然而,女人的心酸、心痛又岂止是这些呢?!  华姐虽然辍学,但是在这样的农村依然是抢手货,因为读书有能的缘故。恢复高考让有见识的农村人都想找一个读书有能的人做老婆,礼金自然是很丰厚。华姐的父亲忽然有了一个可以换很多酒钱的路子,这让他很有些得意——原来读书有能的女儿是抢手货!于是欣欣然端起架子,应对络绎不绝的媒人的巴结,比较彩礼的多寡,评头品足地公然贬斥村里的所有后生小子,复仇一样高高在上地享受着有意攀亲的村邻们的奉承和巴结。  华姐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意中人,是早恋,在那个年月早恋是要被唾弃和嘲骂的,于是早恋的华姐不得不忍受初中同学极度的唾弃和嘲骂。不久华姐早恋的男生当兵走了,留下华姐一个人独自面对周围异样的目光和鄙弃。然而他们的爱情小芽却在黑暗中贫瘠的土壤里坚强地生长,并靠频繁往来的书信维持这样的生长,直到华姐辍学之后,这样的生长便戛然而止。随着华姐可能的美好前途的终止,华姐的爱情也被终止,华姐被热恋三年的男友抛弃,她痴心等待的恋人娶了团长的小姨子结婚了。没有人知道华姐心里是不是很难过,只是华姐消瘦的肩膀似乎更加消瘦,而且据她妈妈说华姐足足在土炕上躺了两天,吐了几次血,然后苍白着脸疯狂地读书,就像一只躲在书堆里的小蚂蚁,拼命地忙碌。这世界上女人要不得的事情就是痴情,情有多痴,伤就有多痛,华姐用痴情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这样的伤疤让她近乎变态地对男人存有本能的戒备和敌意,以至于在后来很长的岁月里,面对急速变幻的虚浮世界和人生,她居然都不敢再奢望谈恋爱。  屯里有一个安徽逃荒来的氓流子借着改革的东风做买卖、办工厂成了有钱人,并且是市里扶植的名人企业家——石长贵出了一万块钱的天价彩礼,找大队里的队长做媒人提亲。华姐的父亲乐颠颠地收了彩礼,欢天喜地地张罗着嫁女儿。从此,华林每天都要昂然地走在弯弯曲曲的黄泥铺成的村路上,像个凯旋的将军,逢人就得意地炫耀他的富豪女婿。这时正值北方的腊月,天寒地冻,婚期很急,这个三十几岁的老光棍,有了娶媳妇的资本,又有了中意的女人,当然是急不可耐。  这年腊月初八,天冷得让人发慌,家家户户都关门闭户,躲在暖炕上猫冬。冬季的天黑得早,还不到五点钟,就麻麻黑啦。在华林的两间歪歪斜斜的土屋里,乌黑的房梁和门柱在幽暗的蜡烛光里发出幽暗诡异的光芒。熏黄的糊墙报纸遮住了草屋用树枝和木板子堆砌的顶棚。乌黑得已经辨别不出纹理的芦席炕上,乌黑的疤痕累累的炕桌两侧对坐着华林和石长贵。炕桌上摆着小鸡炖蘑菇、猪肉顿粉条、酸菜炒猪肺、干炒肥肠。看得出,华林是下了血本的,用自己认为的规格招待未来的女婿。华林那满脸沟壑纵横的灰黑褶皱在跳动的橘黄色烛光里闪烁着欢快的光芒,他讨好地用污垢填满坚硬的土灰色指甲的手端着镶着蓝边的土窑出来的劣质瓷碗装着的味道浓烈刺鼻的烧锅酒,十分巴结地对石长贵说:“姑爷,俺老闺女嫁给你,俺就得指着你养老啦。你本事大,有钱,别亏待了俺。俺知道俺的名声不大好,以后总得顾忌你的颜面,俺就收敛收敛。”  “爹!”石长贵甜甜地叫着,故意看了看北炕上依着用稻草沫填充的糊着牛皮纸的木框窗户那坑坑洼洼的木板窗台正在安静地就着豆油灯发出的微弱灯光看《史记》的华姐。华姐精致的五官被豆油灯的纤弱的光芒镀上一层明亮的色彩,两条乌黑的大辫子从两个精巧如玉雕般的耳朵后垂到胸前,整齐的刘海恰到好处地贴着两弯清秀的眉毛。华姐对南炕上翁婿二人的对话全然没有在意,她非常专注地看书,脸上笼罩着凛然圣洁的光芒。石长贵呆呆地注视着华姐,一时竟然忘了回答华林的问话。  “姑爷,俺的话怎地就不放在心上?”华林激头掰脸地说。  “爹!你老放心,这是小事情。”回过神来的石长贵敷衍地说道,又转过头去不无得意地对华姐说,“小华!我明天开车带你去省城买几身像样的衣服,再挑几件首饰。想买什么,随你的心意,咱有钱!不怕贵!”  华姐用秋天里清冷的深潭水一样沉静的目光扫了一眼石长贵,淡淡地说:“我不去。”  “你这不识抬举的丫头片子!不识好歹的东西!”华林没等软软地碰了一鼻子灰的石长贵说话就像一头暴怒的公牛一样大声说:“姑爷,别惯着她!‘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不听话,就狠狠地收拾她!你看俺!”他瞟了一眼蜷缩在炕稍蓬头垢面的老婆子,露出一口被旱烟熏得黑黄的牙齿,得意地笑了。  “爹!我可不会亏待小华。记得她五岁那年,梳着两条羊角辫,安静地坐在小学校的院子里用树枝专注地写字时,我眼看到她,就觉得这是我未来的媳妇。于是暗暗地下决心一定混出个人模狗样儿。几年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我发达了,有钱了,出名了,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我都挡了回去,就是为了娶她。”石长贵一边对华林说,一边时不时地用热辣辣的目光讨好地看华姐。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帮助我完成学业?”华姐放下书,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石长贵幽幽地说,那声音透着心酸和缥缈,仿佛是穿越了远古时寂静浩瀚的深林。  “凭你的相貌和才华到了清华、北大,不知道有多少权贵和富豪家公子围着你转,哪里还有我的份!”石长贵不无沮丧地说,尴尬地讪讪一笑。  空气凝固了。华林呆愣愣地张大嘴巴怔怔地看着石长贵,咀嚼着他的话,没有人知道这时的他是不是后悔没有供华姐读书,攀上权贵富豪家的子弟。华姐的脸突然间变得死灰一样悲凉、没落,像一朵深秋晓霜里瑟瑟发抖的黄花,惨淡而又虚弱地把身子软软地贴在冰冷的老木窗台上。石长贵看着神情怪异的华林和瞬间瘫软的华姐,有些不知所措,讨好地说:“小华,我明天开车来接你!”然后,不失礼貌地告辞。  这个冷得连狗都不愿意叫的夜里,华姐离家出走了。  华姐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没有钱,没有户口,是典型的四无人员,在陌生的城市里打拼,在就业和失业之间辗转,没有劳动保障,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固定居所,成为城市里的劣等公民,当然也是地免不了被恶意地拖欠工资,强制加班,增加工作内容,甚至是性骚扰。华姐是美貌的,华姐的美貌因为年龄增长和生活环境的改变是怎样也遮掩不住的了。然而,华姐从不利用自身的美貌,虽然她的美貌可以成为她轻而易举地获得财富的资本,并因为有这样的资本扇过色狼同事的耳光,炒过色鬼老板的鱿鱼。华姐被初恋抛弃之后,的心愿就是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男人相知相惜相扶到老一辈子,在这不乏冰冷的人世间沐浴爱情的温暖温馨温情,让漂泊的心有个可以依靠的港湾,让人生不至于太寒冷。然而爱情这样的品对于无依无靠又寒酸的华姐来说似乎是即不可遇,又不可求的事情,华姐就在自己美丽的期待和苛求中蹉跎了所有的青春年华,直到不抱任何幻想。然而这样蹉跎的另一方面是华姐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到工作和学习上,华姐固执地相信知识总有一天会改变命运,这样的固执让华姐在的年华里博览群书,并把这样的博览用到工作当中,火箭一样地提升了自己的能力和素质,让华姐具备了进入大公司的资本。  华姐在小企业辗转了十年,对于那些鼠目寸光、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人品低劣、卑鄙猥琐、贪得无厌、制假售假、破坏信誉、践踏公理,对员工悭吝刻薄、冷酷无情,以腐化行贿为能事的老板真是深恶痛绝;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私营企业主对市场疯狂的掠夺,对环境肆意的破坏,对金钱近乎痴迷的追逐更是深恶痛绝。深恶痛绝的华姐凭借着十年市场滚打积累起来的经验和无数个日夜苦读学到的管理精髓以及深厚文化底蕴带来的优雅和气质发誓要进入的大公司。1997年J省J市的龙头企业A电器集团新成立的饮品公司招聘销售人员,华姐带着志在必得的决心去应聘,结果在回合就落选。一向以坚韧执着著称的华姐找到公司董事长——省市企业家徐柏成。那一天华姐一身黑色职业西装,雪白的衬衫,绿地黄色菱形斑点的真丝领带,黑色寸跟皮鞋,精剪的短发,精致圆润的五官,神情干练,气质卓绝,落落大方。华姐用坚毅的目光注视着董事长徐柏成,脸上带着职业特有的淡淡的微笑,不疾不徐、坦坦荡荡地说:“徐董您好!请您给我半分钟时间,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承认在座的应聘者当中我的学历是的,而且我来自农村。可是凭经验、凭阅历、凭人品、凭学识、凭魄力、凭对行业的了解、凭对市场的感悟,我确信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讲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您为什么录用他们而不录用我?” 共 72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青少年癫痫大发作的护理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