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崛起第一百零四章第八神藏钟山神兽

2020-01-21 14:14:20 来源: 新余信息港

人道崛起 第一百零四章 第八神藏 钟山神兽!

如潮的血气涌入体内,青阳桓的身体如同一座封闭的烘炉,熔炼血海,每一条血脉晶莹璀璨,滚滚如大江咆哮,泛着淡金色的光芒,沟通了全身百骸。

吼!

念动之间,如有大凶嘶吼,若真龙咆哮,磅礴的血气贯通全身,气势如虹,冲向了身体的某一处,全部积蓄到一点。

吼吼吼!

真犼连连咆哮,狂暴的震荡让全身都颤动,席卷了内外,进而一道轰鸣炸开,一口黑洞浮盈在他的身上。

第八道神藏!

咔嚓。

然而刹那间,澎湃的血气如同倾泻的大潮,朝着身体的四面八方激荡,细密的裂纹在如皱的肌体上开裂,浑身血气爆鸣,浮盈起了浓郁的血潮。

狂暴的血气激荡足足过去了小半日方才平息,血气如晶莹的琥珀浮盈全身,氤氲着肌体上的裂纹。

一口血藏悬浮在身体周围,潺潺血色流淌,和身体交相呼应,滋养着体内被撕裂的血肉,这一次开藏竟然撕开了他的身体,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显然他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

“人都有着极限,想要掌控多强的力量,就需要相应匹配的底蕴,若是根基不牢,强行开藏便是爆体而亡。”

对于修炼,石矛可以说经验丰富,对于青阳桓此时的状况出声说道。

“想要更强,自身就要更强。”

青阳桓点了点头,这个道理自然易懂,就拿青阳族的藏法来说,有的武者开辟出三藏,而有些武者却只能堪堪辟出一藏,人有穷极,想要更强,就必须先将自己磨炼的更强。

两天后,将体内调息到了巅峰水平,青阳桓拿起了先前从族藏中得到的宝血。

“前辈。”

当初族中老祖没有融开包裹宝血的封禁,留到了现在倒是便宜了他。

不过机缘造化无常,如今看似简单的事情,一切的因由皆是因为石矛,若不是石矛之故,这些放在眼前的造化,依旧是遥不可及。

一道紫光浮盈,原本包裹在宝血之外的封禁,如同水流一般流淌在虚空,进而整个消失一空。

轰!

下一刻,晶莹的封禁消失,原本包裹在其中的一滴宝血,坠落下来落到了青阳桓的身上。

“咳咳……怎么是块石头!”

足有着十丈大小的淡金色石头凭空显化,将石屋给撑破,石床压塌,青阳桓陷入了大地之中。

明明是一滴宝血,这下直接化为一座小山。

“呀,桓哥哥的石屋长出了一座山。”

“不对,不对,是桓哥哥变成山了。”

几个在山谷口玩耍的小娃,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到一座淡金色的山石就这样凭空长了出来。

不仅仅是小娃,更是闻声引动了周围的武者,大长老青阳融出现山石之外,眼中出现了疑惑。

这是哪样?

凭空长出一座山!

轰隆隆!

下一刻,一道暴喝声响起,小山再次长起来,青阳桓从乱石泥土中立了起来,将十丈大小的小山给托了起来。

“都散了吧。”

很快,大长老出声,将围上来了的族人驱散,更是让族兵把守住山谷口,不让那些小娃们乱冲进来。

“我说,石矛前辈,您老吱一声,这究竟是啥。”

大口喘着粗气,这山看似不大,也让太重了,哪怕是他举起来,小腿以下都陷入了大地之中,而且还在不断的下沉之中。

“大荒有山,浴龙血而生灵,历经岁月流淌,孕育一种神兽,龙首马身是为钟山神兽,这是一滴钟山神兽的宝血。”

“您老说这是一头神兽,确定不是一座山,龙首呢,身子呢。”

咬牙切齿的托着小山,青阳桓脸色涨的通红,不由得出声喝道:“就算是神兽,我怎么将他融进神藏中。”

轰!

紧随着,轰鸣声响起,小山坠地,青阳桓从底下脱离而出,围着小山转了数圈,他怎么看,怎么还是一座山。

昂……

血色神藏悬浮而出,潺潺血色流淌到了小山之上,顿时青阳桓仿佛是听到了一声龙吟之声,浩浩汤汤,磅礴大气。

淡金色的石头如同被烈火融化,化为了一种流淌的晶莹,巨大的龙首显化而出,龙须如天鞭足有着两丈之长,龙威激荡,气势如虹,马身矫健四肢如同天柱一般,浑身缭绕着淡金盈光。

足足耗费一了一天的时间,他方才将眼前的金山,应该说是钟山神兽炼化入神藏之中,而且这滴宝血实在是有些多,让这头没入神藏中的钟山神兽,一下子凝结成了实质。

奔腾如烈火,气势如苍龙,是为钟山神。

当然这句话乃是石矛对于这道神藏的评价,青阳桓被动应着,不过这也说明了其不凡之处。

这一日,天穹鹰啼响彻山脉,一头青色大鹰落于青阳山脉之中。

很快,青阳桓便知晓了大鹰带回来的消息,镇疆大人发出了诏令,万山城城主空缺,凡腊山之地各部,氏族,皆有争夺资格。

不过这个资格却只是对于年轻一代,各族年轻人相互搏杀,最终胜者所在部族入主万山城。

这道诏令传到了青阳山,大长老急忙将青阳桓给唤了出来,对于万山城,青阳族也免不得有着窥视之心。

这样一座城可以说就是一座聚宝盆,青阳猎杀大荒积蓄底蕴,哪里跟坐镇一城,四方武者汇聚相互交易资源收取抽成来得多。

得到万山城,就等于又给青阳氏开辟了一道积蓄底蕴的途径,腊山任何一座部族都不会忽视。

回到自己新的住处,青阳桓陷入了沉寂,而且接下来的修炼,青阳族想要供养他已经很难了,只有从人族祖地的赏赐入手,这样争夺腊山在所难免。

就算是没有腊山镇疆的诏令,腊山古地他都要去的,要是腊山都闯不过去,何谈去更遥远的大荒。

最后,就是答应了石矛,要去一个神秘之地,虽然现在石矛还没有确定下来,但他明白那根本不会是简单之地。

这样捋下来,腊山镇疆的诏命和他接下来的脚步,根本就是一致的,同样否避免不了和腊山年轻一代相争。

京都儿童医院评价
大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
济宁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阜阳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