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揭秘北大硕士生意经卖米粉月营业额15万

2019-08-24 00:06:17 来源: 新余信息港

张天一: 2014年6月27日,我们的第二家米粉店开业的第三天,北大法学院毕业典礼倒计时一天,我独自一人在电力清理了4月4日卖米粉以来所有的营业数据。84天前,我们四个人凑了15万块钱,怀着忐忑的

心情,开了伏牛堂这家小店。而两天前,我们同样怀着忐忑的心情,糊里糊涂地开了第二家店。 让我不那么忐忑的,就是一万四千碗这样的一个数字。它让我知道,至少有些东西,是踏踏实实的。

张天一: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支持,今天是6月25日,我是6月28日正式毕业了,然后在毕业前伏牛堂这个东西也算是我个人的人生去向,跟兄弟们一块,也算是走上正轨了。

伏牛堂合伙人一起开会

张天一,伏牛堂米粉店创始人。2014年4月4日,24岁的张天一和他的三个合伙人,24岁的周全、25岁的柳啸、25岁的宋硕一起,在北京环球金融中心地下一层一个 7平米的角落里开了他们的家米粉店。6月25日11点零八分,他们迎来了第二家店的开张。

张天一:我们有下一个目标,我们希望在今年年底的时候用朝外soho这家店,卖掉10万碗粉,用掉七头牛,所以这是伏牛堂,我们觉得把再大的事情化成一碗粉这样的小事情,总能够做的踏实,做得好。今天我们开业,大家一会敞开吃,敞开喝,谢谢大家。

宋硕:欢迎光临

张天一:欢迎光临,各位。

14 62碗,重达一万斤米粉,84天的历练,作为创业者,他们收获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这一次,面对纷至沓来的食客,伏牛堂的几个合伙人,显得更加从容,信心满满。

张天一:粉的话应该是一样的,但是心态不一样,更淡定了。

宋硕:心情是一样的激动,但我这个粉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粉越来越好吃。

柳啸:比较激动,我们从一家小店到现在就到120(平米)的店,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有收获的,成长了不少。

张天一:一二三,加油。

身为伏牛堂米粉店发起人的张天一,更为引人关注的身份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这个不知让多少人都无比仰慕的身份,似乎注定了他同样会有一个令人艳羡的职业去向,但在张天一看来,这样的路走起来并不那么轻松。

张天一:我有个生活感触非常深刻,就是东三环那个路,国贸桥那儿永远堵车,我就想国贸是一个好地方呗,人人都想去,但是你看人人都想去的好地方,结果可能并不是大家都到的地方,直接都堵在路上。我是急性子的人,堵车会让我非常着急,这会体现在我做人生选择上,我会选一些看上去不那么主流的路,可能别人会认为绕,但是我知道它这个路不堵车。

这条在旁人看来绕远,但在张天一看来却不会堵车的路,就是自己创业、卖米粉。可这样的选择与 北大法学硕士 的身份大相径庭。筹备之初,连张天一自己内心都充满了斗争。

张天一:包括怎么跟老师说,跟同学说,就包括我这事做的在早一段筹备的时候也没好意思跟老师同学说。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

张天一:觉得人家都是拿各种offer,高大上那样的,这个部,那个部,这个总行那个什么的,因为人总是社会动物,还是有一点,肯定是有思想斗争的。

学习了六年法律,结果却转行卖一点都不 高大上 的米粉,这样的决定,让张天一的父母也大跌眼镜。

张天一:一开始就觉得有点震惊。(父母)就觉得,可能觉得会去当公务员啊,或者会去律所。

而让张天一终能坚持己见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一次偶然看到的日本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全球年长的三星大厨89岁的小野二郎的故事。五十多年来,小野二郎一直在研究如何做好寿司,而他的寿司被誉为是值得花一辈子排队等待的美味,小野二郎也因此被称为 寿司之神 。

张天一:一件小事情,人做了一辈子,然后做到80多岁的时候被人称为神,这样的一种感觉,至少让我非常的神往,觉得太厉害了。

这部纪录片张天一反反复复看了十多遍。主人公的坚持和成功,似乎给他的职业选择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样本。张天一在接下来两个月时间里,很快找到了三个合伙人,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硕士柳啸、放弃了美国高校MBA全额奖学金的宋硕、在深圳早已有稳定工作的周全。2014年4月4日,他们的伏牛堂米粉店顺利开张。

张天一接电话预约。

张天一:您什么时候过来?晚上几点钟?您几个人?三位是吧?

食客:这怎么坐啊

张天一:六位那个,是吧?

食客:不止六位。

张天一:怎么办呢?

食客:这没地啊

张天一:您见着空座就坐,您先看吃什么?

食客:扁牛,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间不足40平米的小店,是伏牛堂的家店,自开业以来,食客就应接不暇。

张天一:家开业的时候,那真是好几宿没怎么睡过。听人说话像在200米以外那种说话,非常飘忽,各种事情,着急上火。

熬汤、烧水、煮米粉,招呼客人。营业之初,他们甚至每天都要干活到凌晨两三点,短暂的休息过后,凌晨五点接着上班。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想起来觉得怎么样?这是什么意思?

张天一:深深的回忆,过了那段以后,现在觉得什么都不累了。

柳啸:就是。

张天一:什么都不怕了。难都熬过来了。

柳啸:有时候累都不知道,都不喊累,不觉得累。

熬过了创业之初的艰辛,熬过了找人难、找钱难、找地方难,对张天一来说,这些磨体力的事情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困扰,而突如其来的被关注,让他更担心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张天一:就是人脸放大毛孔是很难看的,就是你被放大做很多事情,都会很难做,那些磨的是体力,但是被关注磨的是心,比如大家带着很高的期待来,但实际上你就是一个小店,几个没经验的学生做的,大家不会管你,因为在学校你是学生,进入社会没有人会把你当学生看了,那你做一家店,你就应该对消费者,让消费者满意。

从2月份筹备到6月25号第二家店开业,五个月的时间,为了更好的满足慕名而来的食客需求,四个伙伴只休息过两天。

张天一:我们那会想休息都不敢休息。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

张天一:我们开玩笑说,说我们小店比较有社会责任,不能随便休息,一休息我们吃饭,人开车过来,一看你这没开门,人家肯定生气是不是。

就像伏牛堂的这些90后小伙子们衣服上写的 霸蛮 一样,再苦、再累、再没经验,他们也要坚持做下去。

张天一:霸蛮是我们湖南的方言,就是那种怎么说呢,就是干事特别认死理那种,干不了也要干,湖南人的精神特质。

家店开业两个多月时间,事无巨细,都需要这四个90后的小伙子们自己做决定。但重复的日常琐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负担。

张天一:其实我真的收获干这些琐碎的事,因为在我这个年纪,我觉得人特别容易有想法,人一有想法就容易不乐意做一些具体的事,只能乐于想,所以我觉得其实真正磨炼人就是干这些琐事,琐事都干不好还能干什么事。

生意火爆的伏牛堂米粉

如今,米粉,这个曾经街头摊边的小买卖,不打眼的营生,让这几个小伙子打理得有声有色。开业仅仅两个月,伏牛堂的月营业额就达到15万元,利润 0%。这远远超出了张天一的想像。

张天一:挺厉害的概念,一般做餐馆开业前半年甭想赚钱,肯定是赔钱,我们这反正也是瞎胡闹吧,还不错。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么难?

张天一:用心呗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具体有没有什么?

张天一:我们会做一些很好玩的想法,然后我们干的一些好玩的事,比如干吃辣椒挑战赛。

为了扩大影响力,四位合伙人不仅每日辛苦卖粉,还利用互联网平台,通过赛事活动的互动营销,把出身平民的一碗粉打造成了环球财富中心的豪门盛宴。

张天一:防毒面具终于到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要那个干嘛?

张天一:我们要做一个策划。我们要做一个很好玩的活动,我们要做世界上辣的湖南牛肉粉,我们买的那个辣椒,辣度系数非常高,所以烹饪炸这个辣椒油要带防毒面具,然后我们之后会在这搞那种比赛,十分钟吃完这个玩意的,我们就会送你很多很多东西。

张天一:要表现出那种妖精现形的感觉。

宋硕:那你这样。

张天一:我要怎么样?

宋硕:那你滚一下吧。

张天一:我滚?

宋硕:来回的。

张天一:行了吧。

宋硕:再来一次。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刚才打滚是给挑战赛做预告的吗?

张天一:对。吃下去终生VIP,价值128元,霸蛮会员衫一件,还有永载伏牛堂史册,获得辣耐力称号,湖南人永远发不出来的5个字,这个你会发吗?

不到一会儿功夫,这个辣牛肉粉地狱挑战赛的广告就出现在了伏牛堂的官方微博,紧接着很快就有人上门挑战。

食客:有我们湖南的味道,哎,停止了,快快快。

这位食客仅仅用了三分钟就吃完了一碗辣牛肉粉。在伏牛堂,像这样用心的营销方式并不少见。几个人随时随地碰撞出的思想火花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出现在伏牛堂。

张天一:周全,我得意之作,怎么样?

周全:这五个字什么意思?

张天一:闯嘛,开创者,信,他是follower,他跟随马克思,也有自信的意思,信仰,干,就是敢想敢干。霸,革,刚好就是能够描绘我们的一些特质。我那天晚上在床上半夜想到的。你整天做这事,你做梦都会想这事。

现代网络的即时互动营销,不但迅速招来了客源,还引起了风投的注意。第二家店开业的前一天,伏牛堂得到了他们开店以来的笔投资。

张天一: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去哪?

张天一:去泰康金融大厦那边签合同。

张天一:也是在微博上看见我们了,然后也挺想来跟我们一块干的。

新生的伏牛堂,在它还没有过百天生日的时候,就因他的口碑和业绩,赢得了金融资本的青睐,这让张天一有些兴奋。

张天一:还是很高兴的,可能算桶金吧,可以多干一点事情了。

6月25日,张天一和伙伴们的第二家米粉店正式挂牌营业。伏牛堂开启了连锁经营的步。

张天一:开业了81天以来,发现这个世界上难的事情,就是做好一件看上去很简单的小事情。

周全:在今后肯定要对自己提更高的要求,然后来满足我们的顾客

宋硕:然后不辜负他们(顾客)的这种信任。

柳啸:把常德米粉覆上我们四个年轻人的烙印。

同学:大老板亲自过来了。

张天一:别别别, 一会儿回去还得卖粉呢。

在北大法学院毕业的张天一的毕业典礼

张天一和他的合伙人把小小的米粉店开得有声有色。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坚守与乐观、看到随时迸发的创意火花、也看到了90后从不言败的青春故事。而与他们有着异曲同工的还有另外几位大学毕业生。他们同样放弃了传统思维,身体力行,为梦想付出。

IT精英男辞职卖肉夹馍新品牌颠覆传统生意

前不久,一篇名为《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疯狂传播。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就是几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袁泽陆:同志们早上好。

员工:早上好。

袁泽陆:昨天有什么问题吗?

员工:昨天肉加馍的肉加得比较少。吴师傅夹的和刘师傅差的能差一半,饼皮,里边的饼都是薄的。

袁泽陆:这个小刘你跟小吴说一下,你可以给他示范一下,夹到什么程度,比如说把这个馍都铺满,然后铺到什么程度,不要拍,我觉得在馍里面不要拍。就这些问题是吧?

员工:对。

袁泽陆:我来说几个问题,个跟大家通报一个事情。

这天的例行晨会上,西少爷肉夹馍的合伙人之一袁泽陆突然宣布了一件事情。

袁泽陆:(他)已经正式被西少爷除名,然后辞退了,三个原因。

这天的晨会出人意料,西少爷肉夹馍的合伙人之一被辞退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四个人变成三个了?

袁泽陆:正式通报,之前这个事是十天前的事,但是当时是还没有确定下来,现在是要跟店里说。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开业三个月来,西少爷肉夹馍一直在逐步完善各项规章度,任何人都不例外。但战友的离开,对西少爷的创业团队来说,仍然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孟兵:我们遇到的挫折很多,但是这个挫折是比较大的。(挫折)再大也是要面对的,生活很残酷,对我们每一个人都很残酷,然后没办法,你还得活下去。

2014年4月7日,一篇名为《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疯狂传播。不到48小时里,被转载了45万次。文章以一个IT男的口吻,讲述了他从名校毕业后在北京互联网公司做 码农 。后因感觉工作枯燥,又吃不上家乡正宗的肉夹馍,终辞职创业开 西少爷肉夹馍店 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四个西安交大的毕业生:2011年自动化专业毕业的孟兵,2011年计算机专业毕业的罗高景;2010年化工专业毕业的宋鑫和201 年管理学毕业的袁泽陆。

这篇文章让西少爷肉夹馍次在互联网上被大家熟知,积攒了超高人气。开业当天,场面火爆。肉夹馍一再脱销,这让四位合伙人都措手不及。

畅销的西少爷肉夹馍

袁泽陆:开业之前,我们三个人买了一瓶茅台酒,我们当时想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肉加馍一天能卖出一千个,然后我们就把这个酒给喝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想的是一天也就能卖五六百个就已经不错了,反正能保本。但是没想到从天开始就卖出两千个。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这个位于五道口的10平米小店每天都会吸引上百人排队购买。而每天2000个肉夹馍的销量,也远远超出了传统肉夹馍零售业的销量。

孟兵:我们10平米的小店,我们的销量砍半,也没有一家卖肉加馍的店可以比我们销量50%更多。

为什么一个如此草根的肉夹馍,西少爷卖的这样火?奥秘就在互联网。开业当天,小店宣布了一项 向互联网人致敬 的活动,凡是持网易、搜狐、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工卡的顾客都可获得一份免单,把文章分享到微信 朋友圈 获得一个点 赞 也可获得一份免单,并鼓励用户到大众点评网上评价。通过这样的互联网营销方式,西少爷把传统的肉夹馍零售业远远抛在了脑后。

罗高景:我们利用我们的大学或者说我们以前在互联网公司里面学的一些比较新式的思维,工匠的精神,我们对这个产品的精雕细琢,我们可以把它做成一个大品牌出来。

袁泽陆:像麦当劳进入中国一样,然后我们也能进入全世界。

对于几位年轻的合伙人来说,西少爷肉夹馍的本质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这不仅仅是因为几个合伙人都有丰富的互联网从业经验,而且,早在创业初期,他们就明确了公司的定位。

袁泽陆:互联网跟传统行业的结合,这个市场会非常非常大。再这儿有很多的机会,所以我们也进入到这个领域。

孟兵:对于我们来讲,不管是肉加馍或者说煎饼,或者其它任何东西,或者说体感设备,可穿戴设备,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讲都是一个产品而已。

孟兵和其他合伙人都相信,利用他们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西少爷肉夹馍能迅速成长为中式快餐品牌。为此,创业初期,几个合伙人在品牌名称上就颇费了一番功夫。

罗高景:我们其实野心挺大的,我们在取名字的时候就选了一个西字,为什么是西字呢,它一方面代表着中国西部西安,陕西,但是它还有一个含义就是在西方。

袁泽陆:我们要让欧美人,外国人,他们也吃,在他们的国家,在他们的乡村里面也能吃到我们西少爷的肉夹馍。

开业前反复琢磨饼的质地

怀抱着颠覆传统餐饮行业的构想,2月18日,孟兵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很显然,今年将彻底不同。然而创业并非如想象中那般简单。传统的陕西肉夹馍要用炉火烤制,而在北京,很多地方不能有明火,而如果直接换成电烤箱,又容易失去馍的酥脆口感。怎样才能烤出正宗的肉夹馍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袁泽陆:整个开业前,多一半的时间都花在这个上面,包括我们做实验,很多人说你用了五千斤的面粉去做实验,是不是太夸张了,根本不夸张。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是五千斤面粉吗?

袁泽陆:对,五千斤,就一百多袋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肉呢?

袁泽陆:肉有一两千斤,我们那时候每天要做四五百个馍去不断调试,有的被烤坏了,有的还能吃,我们能吃也就是十几个馍,剩下大部分都要丢掉。我们炉烤出来的时候纯焦的,纯黑了。

为了还原肉夹馍的传统工艺,几个毫无经验的大学工科男,和从西安请来的师傅,一天烤四五百个馍,手忙脚乱尝试了三个月,不断调整油、面、水的配比,却始终不见成效,这让他们一度想放弃。

袁泽陆:觉得自己可能是不是弄不好这个东西,或者怀疑自己,就觉得是不是,我当时兴致很高,说我们想要改造传统的餐饮行业,是不是有点太扯,或则说自己到底适不合适做这个,然后有时候就觉得自己以前那么好的工作状态,就很舒服的工作环境,然后现在憋在一个小屋里边,整天围着这些面粉转,就觉得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加入西少爷肉夹馍之前,袁泽陆已经在百度公司工作了一年,想起当时自己毫不犹豫地从公司辞职,又满怀信心地加入西少爷。袁泽陆心里有些沮丧。创业过程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波澜壮阔,面对柴米油盐的琐事,他们体验到了不一样的创业味道。

袁泽陆:我自己喜欢骑行,我从北京骑车去过拉萨,然后从拉萨骑到过尼泊尔。很多人都问,你怎么能一个多月都坚持下来,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你上路了你就没有回头路,就是你从北京出发了,难道你想在河北就停下来吗,太丢人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一口气。

袁泽陆:对对,就是当你咬牙坚持过去的时候,后面全部都是坦途。

经过三个月的实验,开业之前,他们在清华大学做了100人的试吃。4月8号,西少爷肉夹馍在号称 宇宙中心 的五道口正式营业。7月,第二家店准备营业。

孟兵:对我来讲家店其实是一个demo,这家店也是一样的,它只是比那一店走得更远,更近一步,像我们今天说的体验只有两种,就是零和1,现在其实它还是处在零这一块,其实我们接下来会做每一家店做一个提升。

再有半个月,眼前这间 0平米的标准店就要开业了。从4月8号家店开业以来,西少爷肉夹馍从一个10平米只有几个员工的小店,发展到现在的两家店铺 0个员工。快速发展对西少爷来说充满挑战。

孟兵:这样的一个速度,对你的管理能力就是一个挑战,然后对你的认知能力也是一个挑战。即使大公司,腾讯、百度,也可能他们会告诫自己,我们离破产永远只有 0天,只有60天,我们其实更危险,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就是变成沙滩上的前一朵浪花,被人拍到沙滩上,所以我们要调整好自己的节奏,要非常稳,非常沉稳地向前走。

对于西少爷肉夹馍的几位合伙人来说,这不足三个月的创业,就像一段探险的路程,他们有过失意,也有过得意,但毋庸置疑离,他们离初定下的三年发展目标越来越近。

袁泽陆:我们有两到三年时间去把国内的市场完善,然后去国外开拓市场的话,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梦想。

孟兵:但是我觉得这一天会很快的,不需要等到三年,三年我等不及。

【半小时观察】

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不能没有梦想。这句话支撑着很多大学毕业生走上了创业之路。我们在羡慕片子中那些大学生的顺风顺水、梦想成真的同时,也需要冷静地看到,无论是肉夹馍店还是米粉店,度过初的吸引眼球之后,接下来的路依然是个未知数。创业不是我们到市面上按照既定想象购买一个商品那么简单。在创业的道路上,除了需要 、智慧与努力,还需要技术、资本、人脉、甚至是好运气。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大学生创业成功,把他们的智慧变成财富,把梦想变成现实。但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艰辛道路,不经风雨,难见彩虹。

梅毒如何预防
江苏好的男科医院
黄冈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