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圣道 章五十七 妖非妖,佛心在身

2019-10-12 23:57:59 来源: 新余信息港

祈圣道 章五十七 妖非妖,佛心在身

巨石已化为灰飞。

只见一具身躯被火焰缭绕,周身更是金光耀体,身后长尾摇晃。

在场众人,便是连张庸亦看不见他的真容。

一步一顿,那道身影缓缓向前而来。

“俺......是谁?”

“俺是佛?”金光耀眼。

“俺是妖?”幽光闪烁。

他似痛苦地长吟一声,缭绕火焰的手扶在额头上,轻轻恍了恍脑袋。

众人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迷惑,一时无人出声。

难道这被封印了不知许久的妖族大圣,丧失了往昔记忆?

他轻轻扭转了下脖子,伸出一只手来,发出一道长啸声。

紧接着,便听到一声:“金箍!”

轰鸣声响起,洞窟不断晃动,一道金光破空而来,炸碎洞窟层层石壁。

张溪云撑着疲弱的身躯,坐了起来,看见此景,眼中掺杂各种情绪。

那道妖族大圣身影,此刻手中多了一根流转金光的乌铁长棍!

“圣人魂兵!?”紫薇星主吃惊道。

妖族大圣持棍踏步向前,所过之处,地面深深陷下,甚至有火焰燃烧不熄,地面一片漆黑。

他缓步而行之时,则有盔甲显化,覆在其身。

直至他停下脚步之时,众人面前的,便是一尊真容不见,身着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头戴凤翅紫金冠的妖族大圣!

“妈的,这简直和齐天大圣一模一样啊!”张溪云心中惊道。

疏鸣龙善得见此幕,激动异常,撑着起身对着那道身影叩首。

“妖族不肖子孙,恭迎大圣再临世间!”

缭绕着火焰的身躯一顿,转回头去,望向疏鸣龙善,藏在火焰之后的眸子中,有着说不清的迷惑之色。

“妖族......?”

“俺是妖......?”

“不对......不对!俺是佛!”

这尊妖族大圣似陷入了迷思之中,不断摇晃着脑袋,像是在竭力回忆。

他似乎异常痛苦,周身火焰冲天,熊熊燃烧,似可焚毁世间万物。

“若人比妖恶!为何不能打杀!?”

“这功德果报尽是杀业,谈何渡人!?”

“不入地狱,地狱难空......”

“杀了贫僧,愿渡尽众生,生生世世!”

“你我师徒,缘尽于此,不必跪我......”

“啊——”脑海中似有记忆涌现,妖族大圣痛苦长啸,声传方圆千里,听闻之人,眼中无不浮现惊色,望向声音传来处,却不知发生了什么。

圣人之威,横压当世!

洞窟之内,所受影响,张庸缩地成寸,一步跨来,护住了张溪云。

而妖族大圣却显得越来越痛苦,甚至用头去撞击洞窟石壁,将洞窟撞得千疮百孔,洞窟受此冲击,至多再有一盏茶时间,便会完全塌陷!

在场众人却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妖族大圣便在他们面前犹如疯魔,若是不小心惹恼了这尊大圣,十死无命!

凤翅紫金冠下,一道金光亮起,在妖族大圣额间缠了一个圈。

这尊妖族圣人脑海中似闪过一副副画面。

僧人牵住一名孩童,走过风雪,走过荒漠......走遍世间每一处!

妖族大圣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脑袋,一手往前伸去,似想握住脑海中的画面,那模样陌生而又熟悉的僧人。

脑海中画面一闪,一名佛陀静坐圣莲之上,悬于云间,地上一人手持乌铁长棍,直指天上佛陀,身上锁子甲金光闪闪。

“金蝉子!世间皆苦,佛不渡人,人自渡!而你,还俺师傅命来!”

“啊——!”又是一声痛苦长啸响起,妖族大圣站在原地,身上缭绕的火焰似要熄灭一般,眸子缓缓合上,手忽地垂下。

额间金光淡去,竟是套有一个金箍!

疏鸣龙善大急,这是怎么回事?破封而出的大圣,如今生命气息却犹如风中残烛一般。

张庸与紫薇星主皆是一怔,张溪云则是满脸懵逼。

“被封印了悠久岁月,定是出了不可知的状况,如今倒像是要陷入长眠一般!”张庸沉吟道。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洞窟之外

,整个五指山周围,天空突然间暗了下来,狂风呼啸,天空中发出数次轰鸣,雷鸣隐现,似欲轰击而下,镇压此处。

紫薇星主眼中闪过异样神色,圣人长眠......?一丝机会,争还是不争?

思绪千回百转,紫薇星主当断则断,瞬间出手!

便是张庸亦反应不及,疏鸣龙善眸中怒意再起,紫薇星主已持长杖飞掠而去!

他竟胆大至此,要趁此机会,再夺大圣根基!

瞬息之间,长杖已悬于妖族大圣头顶,黑炎再起,牵引气息!

方才巨石所在之处,巨石旁的那株紫兰花,历经一番剧变,却未被伤到分毫!

此时,紫兰花泛起紫色光芒,引得张溪云侧目望去。

紫兰花摇曳,紫光之中,似见到一袭紫裳身影,乌黑长发飘扬,双手放在胸前,黛眉微皱,美目紧闭。

妖族大圣身上缭绕的烈焰霎那间再次熊熊燃烧!

紫薇星主一惊,心知大事不妙,欲撤身而回!

金光与烈焰,汇聚于妖族大圣藏于火光中的双眸之上。

他双眸开阖间,金炎盛放!

“想夺俺根基?怕你受不起!”

乌铁长棍挥出,卷起飞沙走石,一棍横空,重重打在紫薇星主胸口!

紫薇星主身躯横飞而出,血迹沾染了洞窟每一处,胸口炸裂。

他瘫倒在地,心脏暴露在外,微微跳动着,手脚折得不成样子,显然骨头已经碎裂。

一棍之威,竟恐怖如斯!将如今这世间强的涅槃强者打得不成人形,只有一息尚存。

张溪云惊得目瞪口呆,这便是圣人之威!?

妖族大圣抬手一摄,那株紫兰花便到了他手中。

泛着金炎的双眸,扫过在场诸人,转身而去,一步踏出,便破开空间而去,不在此地。

张庸叹息一声,“圣人现世,世间恐怕再难宁静......”

疏鸣龙善眸中怅然若失,为救这尊妖族大圣,妖族两尊大妖身亡,而如今大圣脱困而出,却就这般离开了。

倒是张溪云望了望洞窟情形,连忙开口道:“两位前辈,日后之事还是日后再说,眼下这洞窟可是要塌了!”

淮安治疗白癜风方法
南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宁夏治疗龟头炎方法
淮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