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号当铺 第四十四章 凤凰血

2019-10-15 06:30:47 来源: 新余信息港

十二号当铺 第四十四章 凤凰血

聂北北实在是走投无路,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她顾不得惩戒陈浩刚刚的无礼,也顾不得自己公主的身份,有时候聂北北曾想过,如果她不是公主,是不是就摆脱和亲的命运。

一听陈浩有办法,聂北北小脸上一双小脸上带着希冀的眸子望着陈浩。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愿意典当一些东西的话……

聂北北有些困惑,双眼有些狐疑:“典当,典当什么东西?”

“系统提示,聂北北想要从这里获得帮助,需要典当凤凰血!”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浩有些愣住了,凤凰血是什么东西,怎么看都不是凡人世界有的东西,这也太高级了吧。

“如果,你想获得帮助需要典当凤凰血。”

陈浩说到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说的东西聂北北知道那是什么吗……

“凤凰血,皇上为龙,皇后为凤。自文宣皇后去世后,父皇就再也没有立后,如果要凤凰血,我让父皇马上立后,然后再取母后一点点血,是不是就可以了?”

这……陈浩一脸怪异看着聂北北,她居然就这么信了,不怕他是信口雌黄,骗她的吗。

“喂,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与其去认命,我宁愿要自己搏一把。”

聂北北把玩着自己头发,说着说着满是落寞:“其实不怕你笑话,我试过很多方法,让父皇改变主意,可是父皇……”

“可是父皇就是铁了心一样,非要我去和亲,我曾经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是父皇以母妃性相互威胁,我只能说服我自己认命。”

“可一想到传言所说,突厥二皇子是一个人面蛇身的怪物,我又不甘心。”

“我决定自己来寻找拒绝和亲的办法,便请求父皇让我和亲前我所有活动他不能干涉。可惜……我问了所有我你认识的人,除了老师和你,其他人是一点办法没有。”

“可恶!”聂北北用小手狠狠撞击了桌子,撒气:“这些人平常的时候,总是公主钱,公主后叫着,一到事情就是爱莫能助。”

聂北北嘟嘟着嘴巴,像是生不完气一般,用双脚用力跺了跺地发出‘砰砰’的响声。

这,还是自己印象中的公主形象吗。

在陈好的印象中,公主都是金枝玉叶,举手投足间都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眼前这个公主真的一点公主样子没有,不会是假冒的吧……

在陈浩一脸你不会是假的眼神下,聂北北有些不高兴:“喂,我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好不好,不过从小喜欢舞刀弄枪,男孩子气一点。

“如果我取得凤凰血,我真的可以不去和亲吗?”聂北北知道自己虽然病急乱投医,可陈浩的话,现在反过来想想,说真的实在有些玄玄乎乎。

“不信就不信吧!”陈浩来天星国也从来没有想过做生意,只是看着这聂北北实在可怜,才想动十二号当铺。

聂北北看陈浩这个样子,嘟嘟嘴:“我就知道,你是在哄我

,我还是听老师办法吧!”

“公主殿下,你随意!”

陈浩淡淡看了聂北北公主一眼转身回房。

聂北北凝视着陈浩渐行渐远的背景,心中更加有些落寞,她感觉自己又被抛下,从小父皇对自己很好,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曾经以为父皇就是自己靠山,只要有他在,她想怎样就怎样。

直到有天南方战事,需要一名公主去和亲,她那时候还在想是哪位皇姐如此倒霉,要去和亲。

聂北北万万没有想到,父皇选定去突厥和亲的人竟然是自己,她一下子,从天上打落到地狱。

昔日不受父皇宠爱的皇姐们,各个在明地理背地理嘲笑她——这个天星国皇帝宠爱的公主。

她算什么公主,世家公子小姐也在背后笑话她,很多时候聂北北甚至感觉自己连街头唱戏的人都不如。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聂北北和春喜两个人。春喜年仅6岁,很多事情他不懂,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疑惑快看着有些悲伤公主。

他不明白,公主为何伤心,只是小声安慰:“公主殿下,不哭……”

这一声稚嫩的安慰,反倒让聂北北心情好过一点:“小家伙,我一滴眼泪都没掉,本公主怎么哭了!”

“那我给公主殿下倒杯热茶来!”

“去吧,去吧!”

聂北北坐在椅子上,幽幽看着楼梯口,心想着陈浩那句话,想要阻止和亲,就用凤凰血来换。

陈浩想去看看朝歌,这家伙看到聂北北就不对,推门进来的时候,发现陈浩一直坐在桌子上发呆。

“朝歌,你是不是认识楼下那个公主!”

一听公主两个人,像是被雷惊了一般,双手一抖,打翻了砚台:“陈浩兄,我也是昨天知道的。”

“昨天,我读书很晚,想去外面纳凉,让自己精神些,不小心听到聂北北跟孟公争吵。”

“我之前离开墓城的时候,我想快点到达天城走了一条山路,恰巧口渴遇到一处山泉,结果不小心看到一个美女出浴,这个美女就是聂北北……”

“陈浩兄,我不知道那聂北北就是一个公主,你说我会不会杀头……”

朝歌越说越乱,说到感觉自己都说不下去,他只是一个人没有见过多大世面的书生,一下子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说实在的,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会!”陈浩十分笃定的回答,让朝歌有点信心:“陈浩兄,真的不会吗?”

朝歌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狠狠抓住陈浩肩膀。

“她要是想杀你,你早被通缉了!”

对啊,朝歌低着头眼神微微闪烁,如果聂北北真的想杀自己,自己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就算她现在只是成为和亲公主,那也多少是个公主。

公主想要杀自己,也是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朝歌眼里都带着笑“是我自己瞎自己了,我都担心自己万一被看透,婉君可怎么办……”

“与其儿女情长,不如好好准备青云会!”

“好,明日青云会,定当全力以赴!”

四川中心医院的妇科
广东前列腺增生哪家医院治疗的好
济南女性不孕不育检查大概要多少钱
沈阳白癜风医院去哪儿好些
湖北比较好的妇科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