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保镖 第六百三十一章 找死的来了

2020-01-16 20:25:46 来源: 新余信息港

恶鬼保镖 第六百三十一章 找死的来了

第六百三十一章找死的来了

大兵洗完澡,将身上带有血迹的衣服换下来,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之后,他这才走出来,和冯洲等人一起吃饭,不过冯洲的父母和王小翠等人,看向大兵的目光变得异常尊重。

“大兵,来来,在你洗澡的时候,我们已经将饭菜热了一下,快,你快坐下,洲子,还有酒吗?拿几瓶好酒过来招待大兵。”冯洲的母亲热情的招待着大兵。

大兵直接坐了下来,由于冯洲的父亲已经康复,在场的人都很热情,在吃饭的时候很和睦,而大兵和冯洲两人都没说什么话,只是大碗大碗的喝着酒,吃的差不多,冯洲的父母和大兵开始拉起家常,冯洲的母亲微笑着问道,“大兵,你的家在哪里,父母过的…”

“妈,你别说了。”没等冯洲的母亲把话说完,冯洲浑身一颤,眼中满是惊讶,因为冯洲知道,大兵从小就无父无母,现在被他母亲这样问大兵的父母在哪,他有些尴尬。

冯洲的母亲见到冯洲这么说,她也是微微一楞,心中猜测到一些事,她不在继续询问,不过大兵显得比较平静,他平静说道,“我家在h口市,不过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

听到大兵说他在孤儿院长大,从小无父无母,冯洲的母亲眼眶有些发红,她一下拉住大兵的手,将他拉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抱着大兵的脑袋,语气中满是忧伤的说道,“可怜的孩子,大兵这些年,你一个人走过来,肯定吃了不少苦,大兵,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母亲,等以后想家的时候,就回来这里,知道吗?”

被冯洲的母亲这样抱着,大兵心中暖洋洋的,冯洲的母亲让他感到了家的温暖,大兵抬起头,严肃点点头,冯洲的母亲在次问道,“对了,大兵,洲子跟着你学医吗?”

见到冯洲的母亲这么问,冯洲不知所措的坐在一旁,不知如何开口,不过相对之下,大兵显得异常平静,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妈,其实我并不是医生,而是黑色会老大。”

听到大兵这么说,冯洲的母亲和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冯洲的父亲不以为然的说道,“大兵,你就别谦虚了,就凭你这样的医术,病人并怕都排成一条龙了吧。”

“爸,妈,我没有骗你们,也没有谦虚,我的确是黑帮老大,而洲子是我的手下。”大兵的语气中满是严肃说道,冯洲的父亲和母亲,以及王小翠等人听到这句话,都是一楞。

就连冯洲也是一样,他惊讶的注视着大兵,冯洲从未想过,大兵竟没有任何遮掩,直接说出他是黑帮成员,冯洲的父母,以及王小翠等人,静静注视着大兵脸上的神情。

当所有人见到大兵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后,冯洲的父亲和母亲都看向冯洲,冯洲见到大兵平静的模样,他心中满是无奈,不过这也符合大兵的性格和做事方式。

冯洲点了点头,大兵在次说道,“爸,妈,我的确是黑帮的老大,我的帮派名字叫华帮,尽管我是黑帮老大,不过我的华帮,绝不允许做伤天害理的事。”

“你…你的帮派是华帮!爸,妈,是他,他就是在前段时间,以一个黑帮势力,对战整个小本帝国,并且将小鱼岛保护下来的那个人!他就是赖大兵啊!”王平惊呼道。

“对了!就是他,难怪我说兵哥这么眼熟,冯叔,冯婶,你们都记得吗,在前段时间,小本帝国的倭寇,侵犯小鱼岛,就是兵哥带领着华帮的人,直接攻打进小本帝国。”

王小翠的语气中也满是惊讶,大兵听到王小翠和王平的话之后,大兵也是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件事竟传的这么远,连一个小村庄里的人,都知道华帮击退小本帝国的事。

冯洲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两人疑惑的看向大兵,大兵点了点头,说道,“在前段时间,华帮的确击退小本帝国,现在小鱼岛已经变成华帮的研究基地,小本帝国签下投降书。”

在一个小时前,符博的医院病房中,x县警察局局长亲自到来,他拿着一份资料,来到x县的县长面前,警察局长将那份资料递给x县的县长,脸上满是兴奋的说道,“县长,关于冯洲的一切已经记录清楚,在十年前,他参军,刚退伍几个月,根据资料上的信息,这冯洲在部队中,只是一个小小的步兵,没有任何特殊的身份,县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x县的县长看着那份资料,资料上显示的一点都没有错,冯洲十年前参军,十年后退伍,在部队中,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步兵,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这让x县的县长很疑惑。

警察局的局长似乎看出x县的县长在疑惑什么,他脸上满是平静的说道,“县长,你是不是疑惑,为什么眼前这个冯洲敢不顾一切动手打符博少爷,因为在几个月前,符博少爷,看向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正是这冯洲的老相好,冯洲的父亲那老头子,阻拦符博少爷强行带走那个女人,结果符博少爷拿起砍刀,直接把那个老头砍成残废。”

听到警察局局长的这句话,x县的县长也是微微一楞,警察局局长在次分析道,“一定是这样,否则这个冯洲又怎么会打断符博少爷的双腿,这明摆着帮他父亲报仇。”

见警察局局长这样解释,在把所有的事结合在一起,x县的县长沉思道,难道真是因为这样,符博砍了他的父亲,这该死的冯洲,才故意打断符博的双腿?想到这里x县的县长脸色慢慢阴沉下来,最初他还以为着符博有什么身份,现在看来他多虑了,只不过在部队中当过一个小小的步兵,就算弄死他,随便找个替死鬼,都能拆过这件事。

他们的确动手了一些手段,弄到冯洲的资料,可警察局局长和x县的县长并不知道,他们这份资料,只不过是伪造的而已,身为鬼团的铁血士兵,国家将鬼团所有人的身份都隐藏,冯洲的身份,岂能是他这一个县的警察局能够调查得到?警察局局长和x县的县长以为摸清冯洲的底细,x县的县长严肃说道,“小茂,你现在带人去将他抓回,别让他跑了。”

“是!县长,小茂保证完成县长交给我的任务!”警察局局长严肃的说道,他拿出,快速拨打x县的警察局号码,让五名全副武装,携带枪械的警察前往冯洲的家。

冯洲的母亲和父亲,见到大兵亲口承认,他是华帮的老大,尤其知道华帮是击退小本帝国的英雄后,他们心中在挣扎,不知如何面对这突然的身份转变,因为他们更希望冯洲是正正经经的找一份稳定工作,能够平安过完一生,身为父母,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幸福过完一生,在黑帮必定会有危险,他们不希望冯洲过刀尖舔血的生活。

还没等冯洲的父亲和母亲说话,突然警鸣声响起,两辆警车朝着冯洲的家行驶而来,王小翠听到警车响声后,她脸色瞬间苍白,是他,一定是那个符博的人!

“洲子哥,你快走,他们要来抓你了。”王小翠这时站起来,拉着冯洲的手,脸上满是着急的说道,听到王小翠的话之后,冯洲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微楞,不明白怎么回事。

“小翠,这是怎么回事,洲子犯了什么罪,警察要来抓他?你赶紧给我说清楚。”冯洲的母亲着急的问道。

王小翠见到事情已经隐瞒不住,她这才着急的说道,“今天我和洲子哥去x县上买东西,没想到遇到符博那个混蛋,我被符博纠缠,但是洲子哥,他…他却打断符博的双腿。”

冯洲的母亲和父亲听到这句话,他们浑身一颤,符博是谁,那可是目无王法的家伙,冯洲的父亲站起来,严肃说道,“洲子,你带着小翠走吧,以后别回来了。”

听到他父亲的这句话,冯洲平静的说道,“爸,你别担心,不就是几个警察,还奈何不了我。”

“混蛋!他们是人民的警察!我不允许你跟人民警察作对!”冯洲的父亲听到冯洲这句话,他愤怒的喊道。

却没想到,在这时,坐在一旁的大兵说话了,大兵语气中满是平静的说道,“爸,如果他们是人民警察,我会很敬重他们,可惜,他们现在只是那符博的几条狗,你背后的伤,是那个符博砍的吧,你别担心,我会让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背后的伤是符博砍的?这只是我不小心摔成这样的,大兵,你快跟洲子走,符博的父亲可是…”冯洲的父亲脸上满是着急的说道。

“他父亲是x县的县长,不过伤害父亲的人,我赖大兵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无论他父亲是县长,还是市长,我都会让他付出惨重代价。”大兵的语气中满是平静。

在大兵来这里之前,冯洲所托朵朵调查的事,朵朵已经调查清楚,并且将一切汇报给大兵,就算这符博不来找大兵,大兵也会去找他们,他们自动送上门,倒是省了不少事。

深圳仁爱医院李莉
佛山市顺德区伍仲珮纪念医院
吉林治疗宫颈炎医院
海南治疗阴道炎费用
苏州治好牛皮癣费用
本文标签: